您当前位置:首页>调查研究>政策解读>正文
许召元:理顺价格体系 全面提升工业企业效益水平
2021-11-02 00:00 作者:记者 赵珊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21年11月02日 
【字体:

近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工业生产持续恢复发展,主要经济指标保持良好增势,再次彰显出工业经济的强劲韧性。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对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等实施阶段性税收缓缴措施,预计可缓税2000亿元左右。另外,为纾解煤电、供热企业经营困难,对其今年四季度的税款实施缓缴,预计缓税170亿元左右。

受访专家表示,从工业经济前三季度利润指标数据看,工业企业运行体现了疫情后国内经济稳步恢复、稳中向好的总体态势。大力度缓税举措的出台体现了国家对中小微企业的高度关注,是跨周期调节的重要举措,不仅对缓解中小微企业经营压力、稳定市场主体具有实质性的意义,也对提振市场信心、稳定经济增长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打击囤货炒作和垄断定价,进一步理顺价格是下一步全面提升工业企业效益水平的重要环节。

主持人:赵姗

嘉 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 许召元

工业部门快速增长是拉动前三季度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中国经济时报:国家统计局10月2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9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63440.8亿元,同比增长44.7%,比2019年1—9月份增长41.2%,两年平均增长18.8%。三季度,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4.3%,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两年平均增长15.1%。您如何评价三季度我国工业企业运行情况?

许召元:工业部门快速增长是拉动前三季度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今年前三季度,我国GDP累计增长9.8%,其中第二产业增长10.6%,快于整体经济0.8个百分点。扭转了2013—2020年间二产增速长期低于整体经济增长的状况。今年前三季度工业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国内需求持续恢复和国外需求旺盛,特别是在全球不少国家疫情仍然严重的情况下,我国产业链韧性强、生产恢复快的优势得到进一步体现,我国工业部门源源不断地为全球提供了大量的生活必需品和各项物资,有力地保障了全球经济正常运转。

三季度我国工业生产最突出的亮点是经营效益保持在近年来的最好水平。销售利润率是反映工业企业效益状况的最主要指标,2012年以来,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销售利润率一般都在6.7%以下,2019年和2020年分别为6.2%和6.1%,而2021年三季度,我国规上工业企业的销售利润率达到了7.0%,仅比二季度微降了0.1个百分点,整体效益处于2012年以来同期最好水平。

高技术制造业收入和利润增长较快,制造业内部结构持续升级,也是三季度的突出亮点。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三季度,我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0.1%,比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速快8.3个百分点,而高技术制造业的利润同比增长33.6%,增速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平均水平19.3个百分点。由此可见,我国高技术制造业不仅规模增长快,利润增长更快。这体现了当前我国工业内部结构持续优化升级的良好势头。

针对中小微企业减税降费措施需要落地落细

中国经济时报: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今年四季度制造业中小微企业实现的企业所得税和国内增值税、国内消费税及随其附征的城市建设维护税,以及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和合伙企业缴纳的个人所得税(不含其代扣代缴的个人所得税)实行缓税。其中,对制造业小微企业(含个体工商户)的税款全部缓税;对制造业中型企业的税款按50%缓税,特殊困难企业可申请全部缓税。大力度缓税举措的出台,将为广大制造业中小微企业带来哪些利好?

许召元:对中小微企业实行缓税支持,是针对当前部分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的重要扶助手段,有利于中小微企业缓解资金压力,提高经营效益水平。

虽然总体上看,今年前三季度,包括三季度我国工业企业的效益状况是近年来最好的,但不同类型的企业、不同行业的企业、不同地区的企业经营状况有很大差别。特别是不少中小微企业存在较大困难。这主要是由于今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幅度大,而下游产品的价格提升幅度小,PPI和CPI之间存在不小的剪刀差,也就是说,很多企业面对原材料价格上涨,不能充分地通过提高本企业产品价格的形式把成本传递下去,而必须要通过内部挖潜来消化成本增加。在这一过程中,中小微企业由于对上游原材料和下游客户的议价能力都弱,往往成为价格上涨过程中的受害者。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务院专门针对中小微企业出台缓税措施,政策的目的性和针对性都很强,可以在工业总体形势较好的情况下,有针对性地进行扶持,有利于促进企业均衡发展。

切实解决电力供应问题是保障四季度工业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前提

中国经济时报:预计四季度工业企业生产情况如何?对工业企业效益的进一步恢复,您有哪些政策建议?

许召元:目前看来,四季度工业生产还面临不小的下行压力。从工业增加值月度增速看,7、8、9月三个月的增速分别是6.4%、5.3%和3.1%,下滑态势明显。增速下滑有多种原因,包括国内部分地区疫情反复带来的国内供应链冲击以及服务业受影响带来国内需求走缓等因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三季度以来能源紧张,特别是不少地方由于电力供应不足而频繁拉闸限电,对企业生产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如果拉闸限电现象不能有效解决,四季度工业生产经营预计还将受到较大的约束。

切实解决电力供应问题是保障四季度工业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前提。

10月份以来,发改委针对煤电供应紧张的形势已经出台了很多针对性措施,煤炭产量开始增长,煤炭价格也明显回落。但从对一些地方的调研来看,四季度电力供应能否充足,除了电燃保障外,还取决于能耗双控目标的约束情况,可能还需要根据工业生产情况,对各地的能源供应指标采取更加灵活的政策,才能更好地解决电力供应问题。

打击囤货炒作和垄断定价,进一步理顺价格是下一步全面提升工业企业效益水平的重要环节。

今年以来,不少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大幅度上涨,不少商品的涨幅远远超过了正常的市场调节范围,原材料成本上涨过快、涨幅过大成了很多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也造成了上下游企业苦乐不均的情况。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原因多种多样,需要针对性地采取进一步措施,既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又发挥政府的指导作用,尽快理顺价格体系,支持企业进一步降本增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