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 正文
马建堂:切实优化营商环境 进一步激发经济内生动力
2019-12-03 00:00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优化营商环境。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的主旨演讲中强调,中国将不断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李克强总理在优化营商环境高级别国际研讨会开幕式的贺信中指出,营商环境就是生产力。六年多来,中国营商环境不断改善,正朝着‘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方向大步迈进。根据世界银行对全球各国营商环境的排名,去年中国从上期的第78位跃升至第46位,大幅攀升了32位;今年的排名又进一步跃居全球第31位,大幅提升了15位。中国连续两年进入全球营商环境改善幅度最大的经济体行列。我们必须充分看到我国优化营商环境工作取得的进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马建堂11月30日在出席第十一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时强调。

“做好明年我国经济工作的一个非常重要方面,就是继续通过深化改革,用改革的办法、改革的手段进一步优化我国营商环境,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和经济内生动力。”马建堂在演讲时还回答了关于营商环境的三大问题,即“好的营商环境标志是什么?”“怎么更好地打造好的营商环境?”以及“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的主要抓手是什么?”

何为好:营运便利、负担轻便

“要优化营商环境,首先要明确好的营商环境标志。简短地讲,我认为一个好的营商环境可以用八个字描述:营运便利、负担轻便。”马建堂说。

所谓“营运便利”,马建堂认为,具体包括以下“四个便利”。一是企业开办和注册登记便利,即出生便利。二是投资建设要便利,特别是比较大的企业的创办,很重要的是投资建设要便利。三是生产经营要便利,投资项目完成以后,企业转入正式生产经营要便利。四是市场退出要便利,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持续经营、持续增长,总有一部分企业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或者投资失败、或者有其他创新的出现,需要退出市场,因此退出也要便利。

所谓“负担轻便”,马建堂认为,具体包括“三个轻便”:即非税负担要近乎于零;税收负担要轻、程序要简;社保负担要适当。

怎么做:从五个方面发力

营运便利、负担轻便,是好的营商环境的标志。怎么才能做到呢?马建堂从五个方面提出了具体办法。

一是继续推进注册登记环节、开办环节的简便化工作。

马建堂认为,一方面,注册登记要从现在“先照后证”的1.0版本向“先照减证”的2.0版本过渡。他说,从上届政府开始,我们大力推动企业注册登记制度改革,现在已从“先证后照”转向“先照后证”。近几年国务院进一步推动“证照分离”。我们先在自贸试验区试验“证照分离”,把营业执照后面要办的几百种许可证分成四个门类,有的取消,有的改成登记备案制,有的简化流程,有的继续保留。这些在自贸区改革中取得的经验正在向全国复制,从“先照后证”转向“先照减证”,大幅度地减少各类许可证。

另一方面,进一步加快企业开办环节相关手续的办理。马建堂说,企业真正开办,还需要接入水、电、气,还需要到银行开户、办理纳税登记,等等。所有这些事项都要按照国务院《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所规定的时间大力度推进。

二是投资建设环节要由以优化审批流程为主的1.0版本向尽可能不批的2.0版本过渡。

“投资建设环节的营商环境改革取得很多成就,但改革任务仍然很重,要走的路还很长。”马建堂说。

据他介绍,过去,从企业或者项目建设单位提出开工申请,到批复可研报告,再到领取施工许可证,中间的环节不少,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评价要求。过去几年,我国推进了1.0版本的改革,也就是简化、优化投资建设审批程序,减少审批要件,缩短审批时间。国务院刚刚通过的《优化营商环境条例》提出,要将投资建设环节的审批时间缩短为120天。

“当前,方方面面要朝这个120天的目标奋斗,同时还要尽快走上尽可能不批的2.0版本。”马建堂表示,这个2.0版本就是“负面清单+承诺制”,就是列出本城市、本区域不许投资的负面清单,负面清单以外,要求企业自己承诺符合国家对排放、节能等方面的要求,然后由政府部门进行事中事后的监管。

三是生产经营环节要推动工业生产许可证制度和强制认证制度并轨。

据了解,目前,在我国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诸多领域还实行着生产许可证制度。经过近几年的简政放权改革,生产许可证管理改革取得了很大进展,已从过去的24类减少为现在的10类。但总体来看,工业领域生产许可证还是比较多,而且许可证的有效期偏短,一般三年就要换证。如果企业生产流程的工艺发生变化,也要重新换证。

对此,马建堂提出,改革方向就是一方面要继续减少生产许可证,另一方面就是要推动工业生产许可证制度和强制认证制度并轨。认可认证制度是从国外借鉴过来的,强调的是权威的第三方认可。以后工业生产许可证制度和强制认证制度要逐渐并轨,这样做有利于减少企业负担,也有利于政府部门把更多精力放在事中事后监管上。

四是市场退出环节要加快步伐。

“在一些时候、一些领域、一些地方,企业不仅出生难,退出也不容易。”马建堂说,要建立轻便的、绿色的退出通道,这对于优化营商环境非常重要。首先,对于那些没有或有很少债务的企业,让其走绿色退出通道,尽量简化程序。其次,对有很多负债、有历史拖欠的企业以及僵尸企业,应当争取缩短其退出时间,避免陷入债务越拖越多的恶性循环。

五是负担轻便。

马建堂提出,首先,增值税率改革的方向是由现在的三档逐步减到两档;所得税率改革方向应该是继续简化,努力做到一视同仁。其次,在社保费方面,下一步的改革方向是稳定费率、做实基数。在一些地方社保存在支付困难的大背景下,再降社保费率恐怕不现实,但社保的缴费基数应当规范和做实。一方面,规范缴纳社保费工资的基数,严格按照上年本地全口径的平均工资的一定比率缴纳;另一方面,进一步扩大社保缴费的覆盖面,尽量做到全覆盖。最后,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政府基金也要进一步创造条件,逐步精简。目前中央层面的行政事业性收费还涉及到25个部门49个大项,全国政府性基金也还有21项。

如何抓:以评促改、以评促优

“应当借鉴世界银行对我国营商环境评价的办法,‘以评促改、以评促优’。”马建堂认为,这是我国进一步推进营商环境优化的有力抓手。

目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借鉴世界银行的做法,已经初步建立了中国营商环境评价体系和评价机制,包括18项一级指标、87项二级指标。

“这个工作要抓紧推开,我主张在全国所有的地级市层面上,全面开展营商环境评价工作。”马建堂强调,这个评价不能由政府部门自己填报数据,他建议,用第三方机构对全国将近300个地级市进行营商环境评价,真正达到“以评促改、以评促优”的目的。

作者:记者 赵海娟 陈婧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12月03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