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刘世锦:低收入群体是中国经济新动力
2019-09-10 00:00

“我想提一个问题,中国在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后,能不能再用10年左右的时间,实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的目标?”9月6日下午,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提出这一问题。

据了解,按国家统计局的标准来看,目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大概有4亿人,还有10亿人左右未达到中等收入群体的标准。在此情况下,若能实现倍增的目标,即中等收入群体从目前的4亿人增长到8-9亿人(占到总人口的60%以上),将会为中国经济提供直接的增长。

刘世锦表示,提出中等收入群体数量倍增的目标,主要是基于两点理由。

第一,中国经济下一步增长的动力大部分应该来自于所谓的低收入群体。“最近几年有一个说法,中国还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5亿人没有蹲上马桶。这部分人的整体收入水平如果能够提升,他们就会成为中国下一步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动力。”刘世锦说。

有研究显示,中国近年仍能保持GDP的增长率在6%以上,至2020年后,增长速度会调整到5%左右。尽管增长速度有所回落,但增长量仍是全球最大。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最重要的增长动力和来源就是低收入群体收入的增长。

第二,根据国际经验,只有中等收入群体占人口总数一半以上时,社会才能真正地稳定下来。“过去我们谈论较多的是有一些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例子,即当他们增长到一定阶段以后,很难进入高收入阶段。但现在来看,不仅仅是中等收入国家,即使高收入经济体也可能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该如何缩小收入差距?刘世锦表示,要缩小贫富差距,重点在提升人力资本的质量上。“通过再分配的方式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向,应该是减少人们之间由于社会关系或者体制机制和政策因素造成的能力上的差距。”刘世锦说。

刘世锦还表示,目前有三个方面是特别需要强调的。

第一,要进一步打破垄断,推动产权制度改革,特别是要素市场的改革,把中国各个方面的增长活力进一步焕发出来,给社会各个方面,特别是低收入阶层更多的就业、创业机会。“我提得比较多的是两个方面,一是目前的行政性垄断仍不同程度存在,提升了整个社会成本,像能源、交通、电讯、金融等领域都存在。二是加快农村土地制度的改革。我以为,中国下一步最重要的一个增长点就是城乡结合部,即如何将乡村变成城镇,应该是城乡共建。”刘世锦说。

第二,要进一步保障基本的社会安全。比如,社保、医疗、就业等保障体系,应该具有全国性的连通性,这样有利于劳动者的流动,即社会改革要使劳动者流动性进一步提升。

第三,要提升人力资本,特别要加强职业培训。无论是全球化,还是技术进步,劳动岗位发生了很大变化,部分工种已不复存在。如何通过人力资本的培育,使劳动力市场更具有活力或者更具有流动性、韧性,这是中国下一步更需要关注的问题。

作者:记者 胡畔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09月09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