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谷青勇:最低工资标准是可信赖的经济指标
2018-08-07 00:00

   最低工资标准的制定与公布是多方利益团体博弈取得的

   有《最低工资规定》为保障,最低工资标准有了最广泛的基础和强有力的执行,全国各省市政府组织认真计算,定期公布。最低工资标准的确定和调整方案,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会同同级工会、企业联合会、企业家协会研究拟订,并将拟订的方案报送上级劳动保障部门,得到认可才公布的。最低工资标准的制定及出台至少反映出三方面力量(政府、工会、企业家)的共识,是三方博弈取得的,代表了最广大的利益方向。确定最低工资标准首先考虑的是城镇居民生活费用支出,还有职工个人缴纳社会保险费、住房公积金,然后是地区职工平均工资、失业率、经济发展水平等因素。

   美国有《公平劳工标准法案》、德国有《劳资协定法》、英国有《全国最低工资法案》等,国际劳工组织也是高度关注最低工资标准,“确定最低工资的根本目的是为工资劳动者得到可容许的最低水平工资提供必要的社会保护”,旨在战胜贫困、保证满足全体工人及其家庭需要的政策内容之一。最低工资制度作为国家干预收入分配,保障劳动者的基本权益的一种法律制度,为国际社会所公认。

   关注最低工资标准,其实就是了解社会发展,就是关注自身的利益。第一,维护劳动者最基本的劳动报酬,关注低收入者的利益,保障劳动者最基本的养家湖口的收入,国家政府全力提供保护。提高劳动者的最低工资意味着保障国家居民可支配收入水平,劳动者的整体生活质量,劳动者将加强对自身和后代的人力资本投资,提高劳动者的综合素质,有利于劳动者消费水平的长久性提高,有利于居民消费需求结构逐步向高层次高质量推进,促进经济的长期发展。当然这也是一种倒逼机制,也许会给部分企事业造成短期的困境,更促使企业创新、技术升级来提高利润,促进产业升级,加快从传统、粗放的劳动密集型发展模式向集约、高效的劳动密集型发展模式的转变,加快改善经济驱动结构不合理的状况。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将使那些看重我国低劳动成本的企业转移投资地点,促进转变经济增长模式。第二,最低工资标准现在对大部分人是没有记忆的,因为大部分人的收入都高于最低工资标准,让社会中强者关心弱者、提携弱者也是社会健康发展的办法之一。

   以最低工资标准为标准制定政策益处多

   个人所得税起步标准、基础养老金、救济金等制度的制定非常惹人关注,关系到每个人、每个家庭的利益,每次更改或调整都是最重要的社会事件。根据是什么?依据是什么?计算方法是什么?力度如何?牵扯各方的关注。

   虽然最低工资标准的制定公布有省、省内地区之分,也有标准上涨下降、公布滞后的可能,但仍是可信赖的经济指标。以最低工资标准为标准制定政策,有诸多好处。

   一是长远性。一些制度肯定是要调整的,这是定论。货币贬值、通货膨胀、汇率变动、人事更迭等因素超乎眼前,非常有不确定性,不能确定未来的收益是否满足生活的需要。比如个人所得税起步标准,10年后是否调整?100年后是个什么样子?而以最低工资标准为标准制定将会迎刃而解,比如规定个人所得税起步标准以最低工资标准4倍为准,那么100年后的个人所得税起步标准也是能做到心中有数,非常有长远的考虑,省去了政府等各方利益的顾虑。不可逆转的工资水平上涨对于企业经营者来说,既是获取利润的巨大动力,又是避免被淘汰的真实压力。企业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就必须不断进行技术创新,加大科研投入,自主研发出具有特色的产品,提高劳动生产率,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变。依靠企业自主创新和品牌塑造等综合优势的竞争转变,进而增强企业的竞争优势。而对于依靠单一的低成本优势竞争的企业,面对工资的增长无法继续正常经营下去,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或是提高商品和服务的价格,或是亏损越来越严重直至破产。所以长远考虑发展和长远考虑政策实施并不矛盾,都是为了有强劲的发展动力和稳定的生活保障。

   二是直观性。无法确定的未来会造成低消费,而低消费率会使国家的产能过剩局面进一步恶化,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更加显著。经济增长和收入增长是有直接紧密的联系,最低工资标准的设定考虑到当地的消费水平等因素,但又不与经济增长直接相关;劳动者收入的增加也要以经济发展作为前提,在经济下滑的背景下一味地要求提高工资水平也不现实。企业进行产业升级,提高产业整体竞争力,投资与劳动者收入都是地区生产总值的一部分。建立健全最低工资,保障和改善低收入者的生活水平,稳定的预期收入,对消费的增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适度增加社会平均工资水平,在兼顾企业对人力成本上升的承受能力,将工资上涨对企业的消极影响降到最低的同时,保障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实现社会分配的公平正义。这就是最稳固的保障。比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2017年发布的《关于调整失业保险金标准的指导意见》明确,逐步将失业保险金标准提高到城镇职工最低工资标准的90%。

   三是可靠性。比起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等数据,最低工资标准更直观、易懂。又是因为最低工资标准的制定是多方博弈的结果,有国家法律为保证,以最低工资标准制定的政策、制度也就会考虑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家庭的生活真实需要。例如抚恤金、个人基础养老金是当时最低工资标准的倍数,自然就除去了货币贬值等不利因素,可靠的预期可以让劳动者放心地去工作,全心全意投入到伟大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来,人民美好生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人民利益的直接呈现与反映,体现价值是客体对主体生存、发展、完善的意义和效用。以最低工资标准制定的政策、制度,更会放心地消费,去追求美好生活,这正是建设强国,人民幸福的伟大愿望。好的政策与人民利益标准一致,它能顺应时代潮流,回应了人民关切,号准时代发展的脉搏,把握住社会主要矛盾变化的新特点,可靠的执行和可靠的愿景,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发展和创造提供了保证。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综合研究室副主任、高级经济师 谷青勇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8年08月07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