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媒体访谈 > 正文
冯文猛:深掘老年群体潜力 应对中国“未富先老”
2018-07-12 13:49

   近日,辽宁省率先提出鼓励生育,针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奖励政策,并且鼓励老年人自主创业。这一消息引起重大反响,伴随着老龄化不断严重,未来如何养老越来越引起关注。记者就此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研究员冯文猛。

   冯文猛研究员认为,此次辽宁出台政策,鼓励生育和老年人创业,在方向上是有必要的,这会让有所犹豫的人有更大决心生育孩子。但是这在短期内不易成为全国性趋势,因为各地人口发展不平衡,对北上广深这些拥有大规模青壮年流动人口,常住人口老龄化程度相对较轻的城市可能影响不大。

   他表示,中国的老龄化具有速度快、基数大的特点,一方面未富先老,一方面未备先老。目前来看,二孩政策的作用有限,传统的养儿防老功能也已经大大弱化。根据国外的经验,鼓励生育的核心是围绕着“如何减轻家庭的育儿负担”开展的。

   随着老龄化问题普遍化,冯文猛认为,应该鼓励80%以上的老人独立生活,这需要一个有效的医疗体制进行支撑。尤其是中国老年人中很多患有慢性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等,依靠医院把2.4亿老年人养起来是不可能的,这就需要当前的医疗模式进行改变,加大对老年人常见病的诊疗、预防以及管理。

   关于鼓励老年人创业,他认为,整个社会应该改变对老年人的传统认识,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教育程度的提升,他们积累的财富也比较多,更多的老年人有足够的资本去做一些事情。这个人群中的一部分既然有这么强的活动能力,有这么好的资源,有这么丰富的物质资本,就应该进行鼓励,使其成为一个活跃的创业人群。

   记者:辽宁省出台鼓励生育和老年人创业的政策发出什么信号?

   冯文猛:首先,此次辽宁是在当地老龄化更为严重的情况下,结合实际需求,出台了相应政策,符合当地的发展要求。对日本和韩国的研究发现,老龄化通常和少子化、低生育现象相伴,我国的老龄化与日韩的发展态势有很多相似之处。根据日韩的教训,我国需要尽快调整政策,鼓励生育。现在中国的老龄化已经很严重,而辽宁比全国的平均情况更严重,针对当前自身的情况,辽宁省出台上述政策,在情理之中。

   其次,这传递了两个信号:第一个信号,该对策是在二胎范围内进行的鼓励生育。这一调整是在现有政策框架内进行的。当前,生育还没有完全放开,整个国家政策还是全面二孩。但一些地区人口发展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需要尽快做出新调整,因此呈现的形式是在现行政策框架下鼓励二胎生育。第二个信号,对放开生育后的形势估计不能太乐观。2015年开始全面放开二孩,但是放开二孩后两年来,整个人口出生并没有出现大的变化。这说明在政策调整时,有可能高估了人们的生育意愿。现在一些地区的老龄化相当严重,从中长期的发展看,需要更多的年轻人进行支撑,这就需要更多的孩子出生,这成为这些地区进行政策进一步调整的初衷。

   总的来说,这个政策从方向上来说,是值得提倡的,至少让那些想生但有点犹豫的人,有更大决心生孩子,对缓解当地的老龄化是有帮助的。但是这个帮助不会特别大。从全国全面放开二胎之后的实际走势可以看出,现在整个经济社会环境和价值观念都发生了变化。

   教育水平提升了,人们的生育观念、就业、职业规划都有了变化,劳动力市场的变化也为女性就业提供了更多机会。同时家庭的养老观念也发生了变化,养儿防老在现在变得越来越困难。

   日韩鼓励生育政策不太成功,根本原因是因为支持力度达不到居民想要的效果,也就是说政府出台政策形成的支持无法和育儿成本比较。各种因素综合在一起,导致大家不愿意生育,这是一个现实状况。

   记者:辽宁省出台这个政策,是否会在全国铺展开来?

   冯文猛:在短期内不易成为全国趋势,因为各个地方差别很大。诸如北京、上海等地,虽然本地居民老龄化程度比较高,但有大量外来青壮年流动人口流入,客观上降低了当地的老龄化压力。中国老龄化整体是分布不均的,辽宁的老龄化压力很大,但有些城市可能没有这么严重。任何一个政策的出台,都有着它自身的客观需求。

   记者:中国鼓励生育是否必要?最有效的方式有哪些呢?

   冯文猛:根据整个人口发展趋势,未来鼓励生育是有必要的,但根据每个地区发展情况不一样,有的地方可能会尽快进行,有的地方可能会延缓一下。关于有效的政策,国外在摸索中积累了一些经验,所有的政策出台都是围绕“如何更多地减少家庭育儿负担”出发。

   以产假为例,西方一些国家就是对男女双方都做了安排,因为育儿不仅只是女方一个人的事情。中国也可以从这方面在政策上做调整尝试。另外从职业上、心理上、教育上都尝试给予一些优惠政策支持。比如,免除小孩上学学费,在其他方面给予一定补贴,从经济上减少家庭育儿经济负担。

   同时,还可以从税收方面入手,比如从家庭的整体负担考虑,调整税率。但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目前的税收体系还需要完善,如何通过税收制度改革形成对育儿支持的组合拳效用,还需要再研究,根据具体情况做调整。比如,简单进行减免,有些人可能会觉得不公平。同时,考虑到现有税收体系的基本制度安排,要保证家庭税收的透明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总体上看,一些国家出台的鼓励生育政策有很多,但效果并不是特别明显。这些政策的出台,会在时间上形成推迟老龄化的作用,但未来老龄化的整体趋势是不可逆转的。

   记者:目前,老龄化发展到一个什么状态?中国的老龄化有哪些特点?

   冯文猛:国际上衡量老龄化有三个标准:1)65岁及以上人口在总人口的比例达到7%,意味着进入老龄化社会;2)达到14%,意味着进入老龄社会;3)达到21%,意味着进入超老龄社会。中国是在200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数据显示,2017年末,我国60岁以上的人口是2.4亿,到2025年就超过3亿,到2033年超过4亿,到2053年差不多5亿,可以发现,中国的老龄化趋势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但老龄化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法国等欧洲发达国家早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和其他国家的老龄化相比,中国的老龄化有以下特点:

   第一是速度快,我国是在一个高度压缩的时期内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我国的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从7%到14%翻倍,差不多是用25年。目前全球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中,只有东亚中的日本和韩国的速度能够和我们PK.

   第二是基数大。现在美国总人口是3.1个亿,欧洲加起来3个多亿,目前中国的老龄人口数量,加起来和欧洲总人口差不多。

   一方面,我国未富先老,欧洲等国家是在工业化逐渐变富的过程中老龄化,而我国还没有到达高收入就已经进入老龄化;另一方面,未备先老,在很多制度安排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甚至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进入老龄化。

   记者:中国如何应对老龄化?

   冯文猛:结合国际观察,应对老龄化可以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构建为老服务体系,为社会出现的大量老年人的衣食住行等提供服务;第二个阶段是要重新认识什么是老年人,充分开发利用老年人群体。

   1.适老化的观念转变

   理论上讲,老龄化首先影响的是经济。劳动力逐渐变老要求生产方式和劳动技术的变化。以前靠青壮年为主的劳动力构成,未来可能需要考虑以中老年群体为主。目前一些国家已经在劳动环境方面做了一些调整,比如在工厂提供椅子等设计,改善适老化的劳动条件。

   2.社会需要对老龄化做出改变

   社会照料需求在增加,从建国到现在,家庭规模在缩小,出生人口在减少,传统的依靠孩子照料父母的养老模式,无法持续。这就需要社会化的服务来补上,其中包括养老金的充实。

   目前,我国的养老保障体系已经基本建立,但养老金的统筹还存在几个大的问题:比如部分人群的养老金水平过低等现象突出。另外,目前非老年人群体为养老的担忧程度逐渐严重。现有的养老金本质上是现收现付,劳动的人交钱,退休的人领钱。所以现在劳动的80后,90后以及70后,担心他们退休之后没有人给他们交钱。

   而且,国内老年护理人员严重缺乏。目前,我国大量的家政、保姆是为老年人服务的,但是整个护理培训很笼统,内容不丰富,整个市场没打开,技术水平也没有达到,还存在很多问题。

   3.居住环境要适老化发展

   从居住环境来看,原来我们的社区、家庭以及城市的修建,没有考虑大量老年人出现,无障碍设施较少。所以现在的新城需要考虑适老化,老城需要适老化改造。比如在北京乘地铁,一个老年人自己可能就比较困难,他很难独立顺畅地乘坐地铁。如果将来北京有1/3都是老年人,整个居住环境就需要变化。

   4.医疗模式需要变化

   过去三十年中国有一个大的变化,是人群的健康风险和疾病负担从传染病为主变为以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为主。目前医疗技术没办法根除慢性病,只能进行长期管理,而且患慢性病的主要群体是老年人。老年人最需要的,应该是80%以上依靠自己,保持健康生活。但是现在中国的老年人健康状态还不是很乐观,依靠医院把2.4亿老年人管理起来也不现实。

   所以我们的医疗服务模式要变,从以大医院为核心、以治疗为核心,转向将来以预防和健康管理为核心。我们认为,现在可以进行调整的方向是进行医养结合,自2016年起,当时的卫计委已经开始推医养结合试点,理想的方向是通过社区卫生服务站,将分布于社区的老年人联系在一起,对老年人的慢性病进行管理。

    记者:如何充分挖掘老年人群体的潜力?

   冯文猛:研究发现,国外一些国家近些年在老龄化过程中所做的调整,基本都在考虑如何更好地开发利用老年人这个群体。现在人均寿命比原来延长了很多,个人在退休后会有很长的时间生活,这些人不工作了,就会成为被扶养人群。要开发利用老年人这个群体,需要政府对一些制度安排进行转变。

   在这一过程中,首先是就业制度安排,根据老年人的身体状况,发展一个老年友好型的劳动力市场,让老年人群的就业环境更加适合,将老年人的知识技能充分利用起来。比如,在不影响工厂的流程下为老年人工作便利安排一个座椅等等,诸如此类的设计虽然简单但很实用。

   整个社会应该改变对老年人的传统认识,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教育程度越来越高,他们中一部分人积累的财富也比较多,更多的老年人有足够的资本去做一些事情。这个人群既然有这么强的活动能力,有这么好的资源,有这么丰富的物质资本,应该成为一个活跃的人群。整个社会也可以进行制度调整,有意地让这群人活跃起来。

   国际上有两个概念,健康老龄化和积极老龄化,都与开发利用好老年人口资源息息相关。在这个过程当中,首先需要为老年人建立充分的适老化支持环境,中国当前这个阶段还没有完成,目前还不能一下子跳到第二阶段。

   结合中国目前国情,我的建议是第一第二阶段同时进行,在为老年人提供支持的同时,让老年人能够对养老事业也发挥作用。

   在这期间,政府要发挥很大的作用:

   第一,在退休年龄上,需要改变当前男60岁、女55岁的一刀切的做法。政府要弹性安排,让大家自主选择,使那些希望能够继续工作的人有条件继续就业。

   第二,老年人再就业方面的制度也需要进行完善。一些企业如果只考虑生产率,可能就不喜欢用老人,这个时候就需要政府来引导和支持,让雇佣老年人从负担变为动力。

   第三,老年人人力资本要充分利用,如何进行开发、如何进行监管等相关制度都要完善。在整个过程中,不能光靠政府,需要整个社会合力来完成。

   记者:鼓励老年人创业的可行性有多大?

   冯文猛:现在的老年人里面有一些高知人群,有充分的技能和资本,健康状态也很好。对于这些人就可以加以鼓励,使其进行创业。但是反过来讲,让一个技能水平偏低的退休工人退休后再去创业,难度就会较大。

来源:搜狐国富智库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