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李国强、马晓白:优化营商环境是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依托
2018-07-06 16:57

   中兴芯片危机事件让我们对于自主创新在关键领域的滞后痛定思痛,当前优化营商环境,尤其要注重为科技创新驱动服务。

   中兴事件警示,亟待加快科技创新驱动,提升自主创新的关键领域。

   今年4月,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受到美国商务部制裁,在未来7年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出售任何元器件、设备、软件等商品和技术。中兴通讯称,受拒绝令影响,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经历了两个多月的博弈后,中兴危机迎来转机,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签署新和解协议,美有条件解除对中兴的封杀禁令。中兴能否逃过此劫另说,但其带给国人的心理震撼,却是相当深远的。

   中兴事件给我们最大的警示在于,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暴露出我国高端制造业的软肋和自主创新能力的亟待提升,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最大的隐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一个互联网企业即便规模再大、市值再高,如果核心元器件严重依赖外国,供应链的“命门”掌握在别人手里,那就好比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中兴事件启示我们,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不能受制于人。最关键的核心技术一定要立足自主创新、自立自强,在关键领域和卡脖子的地方下功夫,加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不断取得基础性、战略性、原创性的重大成果。

   芯片制造只是我国众多自主创新能力薄弱的领域之一,除此之外,我国在生物制药、新能源等其他多个高精尖技术领域都存在高度依赖进口,自主研发能力不足的情况。这一方面意味着这些极为重要的行业时刻面临着技术封锁可能带来的巨大冲击,另一方面也表明我国要真正走出一条创新强国之路,仍然任重道远。

   从这个角度来看,提升我国营商环境便具有更深刻的含义。构建创新驱动型现代产业体系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但全面打造适应高质量发展的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是一个主要切入点,是实现创新驱动发展的重要关节点和有力依托。只有通过打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抢抓新旧动能转换机遇,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才能让创新成为驱动发展的新引擎,激发全社会创造活力,促进科技与经济深度融合;才能建设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高地,构建创新创业的强大智力支撑。

   政府作为科技创新驱动的重要引擎,营商环境建设大有作为。

   党的十九大报告强调“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当前我国产学研离深度融合还存在很大差距,科研院所与企业的合作还有很多制度障碍,政府作为创新驱动的重要引擎仍有待发力。

   在优化营商环境的实践中,各地创造了许多经验。如贵州省铜仁市万川区委让出区委办公大楼引进大数据、金融、研发设计等新兴企业,入驻企业83家,员工超4000人,成为国家级创业创新示范基地。

   再如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检察院,充分发挥各项检察职能作用,积极打造法治化营商环境,服务保障创新驱动发展。黄埔区是广州建设国际科技创新枢纽的主引擎,黄埔区检察院提出“守护创新”的理念,主动将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摆在服务大局的核心位置,要求全体检察人员在执法办案过程中自觉融入这一理念。在广州市黄埔区、开发区积极营造有利于科技创新发展的法治大环境。包括立足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助力区域科技创新,主动服务,实现服务科技创新多样性,以重点企业为点,实现精准服务;对历年经办的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进行梳理,总结知识产权易受侵害企业特征,将区内易受侵害企业作为保护重点采取特殊保护机制;强化办案,突出服务科技创新实效性,成立专门办案机构,加强队伍专业化建设。2016年,黄埔区检察院成立广东省首家有编制、有机构、有人员的知识产权检察室,实行捕、诉、监、防一体化办案机制。

   还有厦门市着重创新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率先建成了专利、商标、版权“三合一”的保护管理机制,形成了集监管、执法、服务为一体的系统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打造公平竞争的科技创新营商环境,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简政放权和加强服务。在“放管服”改革上必须加快政府职能转变,重塑为政理念,强化服务意识。该放的要放得更全面、更彻底;该管的要管得更科学、更高效;服务要更精准、更贴心。要善于把监管寓于服务之中,有效提高政府监管服务水平,在提供更好的制度供给上不断有新的突破,让企业有更多的获得感和更高的满意度。

   第二,健全营商环境法制体系。深化法治建设,尽快建立符合国际化营商环境发展方向和改革创新要求的法规体系。健全知识产权保护机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建立知识产权综合执法体制,加大对专利、注册商标、商业秘密等方面知识产权侵权假冒行为的打击力度,降低企业维权成本,为企业创新提供一个“创新有收益、成果有保障”的法律环境,使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够“耐得下心、沉得住气”。

   第三,进一步优化融资环境。充足的资金支持是创新的必要条件,尤其是对于初期投入大、研发周期长、风险高的创新项目。应进一步加强各地方金融体系建设,优化地区融资环境,提升金融要素供给能力,为企业的长期研发创新提供充足的“血液”。推进产融结合,推动“银政企保”合作,积极建立符合企业发展特点的信贷体系和融资担保体系,争取银行、担保、保险等各类金融机构加大对企业的金融服务力度,建立应急转贷、风险补偿等机制。培育发展金融要素市场,促进金融服务产品创新,切实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第四,建立健全人才的引进和培养机制。一切创新最终都要落实到人才。必须加快人才引进、培养、发展、服务保障等体制机制改革和政策创新,突破人才竞争、评价、流动、薪酬等制度瓶颈,积极引进各类高端人才和创新创业团队,营造吸引人才的良好环境。建立与国际接轨的专业人才培养质量标准和评估认证体系,优化创新领军人才和优秀专家评选,加强人才智库建设。大力倡导企业家精神,培养造就一大批勇于创新、敢于创业的企业家。

   第五,打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进一步增强国内外技术交流与合作。建立与国际接轨的营商规则。接轨国际规则、国际惯例,引入国际通用的行业规范和管理标准,支持企业积极参与制定国际标准。鼓励境外研发机构参与科技创新计划,建立符合国际通行规则的科研项目管理和成果分享机制,鼓励外资企业引进更多创新成果。开展多种形式的国际合作,推动企业加快适应全球贸易投资新竞争规则。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国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研究员 马晓白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8年07月05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