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媒体访谈 > 正文
许召元:谈“佛山制造”
——高技术制造业比重达50.3% 需加快“走出去”提高产业链附加值
2018-2-5 16:59

   “佛山的高技术制造业比重达到50.3%,仅低于日本、德国与韩国三个国家,高于美国和英国。”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第四研究室主任、研究员许召元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提出了对于“佛山制造”的新发现。

   在许召元看来,这意味着佛山已经切入了大多数中高技术行业,处于全球较好水平。但他同时指出,佛山在这些行业仍然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今后产业升级的主要任务是在这些产业内,走向高附加值环节。

   “面对全球新产业革命变局,佛山要抓住制造业转移趋势,加强走出去,尤其是对发达国家的‘走出去’。”许召元认为,除并购以外,佛山应重视向发达国家开展绿地投资。从制造业发展内生动力看,佛山还应加强质量标准体系建设,倒逼企业的转型升级。

   新发现

   佛山已切入大多数中高端产业

   记者:我们了解到,您最近从全球制造业分工的角度,去审视“佛山制造”,这样的视角下,有怎样的发现?

   许召元:数据显示,2015年佛山的高技术制造业比重达50.3%,对比全球主要经济体高技术制造业比重后发现,佛山仅低于日本、德国与韩国三个国家,高于英国、美国和法国。这一结果出乎我的预料。

   具体来看,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高技术制造业比重仅为30%,日、韩、德均在60%左右,佛山仅低于这三个制造业强国,高于同处50%左右的英美。

   再来看中技术制造业,2015年佛山中技术制造业占比为28.5%,英国、法国、日本、德国该比重仅在20%—25%之间,佛山同样高于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这两组数据说明,佛山已经切入了大多数中高技术行业,处于全球较好水平。

   记者:你在刚才提到了高技术、中技术制造业的划分,二者是否有明确的界定方法,又分别指向哪些具体产业?

   许召元:对制造业技术水平的界定有不同标准。但不论采用何种标准,根本原则是保证可比性。我们这次采用的是联合国工业与发展组织标准,作为一个国际性组织,它有几乎每个国家内部的主要制造业分类数据,适合做全球对比分析。

   该标准把制造业分为高技术、中技术、低技术三个等级,高技术制造业包括装备制造、医疗器械、化学、电子等;中技术制造业包括石油精炼、橡胶制造等重化工业;低技术制造业为纺织服装、食品、家具等。

   记者:基于这个分类标准以及佛山高技术制造业占比数据,是否意味着佛山制造业总体已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许召元:不能这么说。佛山高技术制造业比重高的另一面,是高技术产业人均增加值较低。

   2015年,佛山高技术产业人均增加值为4万美元,而美国2011年该数值达18.1万美元,韩国2014年该数值近20万美元。增加值率是反映各产业在总体产出中,来自本国所创造附加值的能力。就这一方面看,佛山在生产中价值创造的能力较弱,仍然处于价值链的低端环节。

   记者:佛山制造业已经切入了大多数中高技术行业,但在这些行业仍然处于价值链的中低端水平,二者是否存在矛盾?

   许召元: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以“三来一补”代加工方式起家,在这一轮经济发展过程中,正好赶上了全球行业间分工,转向生产环节内的分工。我们以手机生产为例,手机制造属于高技术行业,发达国家掌握研发等核心技术,而佛山企业多从事组装、结构件生产环节,附加值就低,二者是不矛盾的。

   而这也并非坏事。佛山企业已经进入了高技术水平的行业,相当于拿到了入场券,对以后的技术升级有了很好的推动作用。企业能有更多机会了解高端零部件的工艺、性能、技术标准,对高新技术的长期跟踪与敏锐嗅觉,将有利于企业抢抓机遇,实现向高附加值的跨越。

   新格局

   新产业革命引发三大影响

   记者:面对这样的发展现状,在全球新产业革命中,“佛山制造”应如何向高附加值挺进?

   许召元:在我看来,“佛山制造”的转型升级有两大路径。首先是结合智能制造、人工智能,提高信息化、服务化的能力。我们发现传统行业经过智能化改造以后,对克服以前的不足,是很有帮助的。

   比如纺织服装企业,通过智能化改造以后,实现了定制化、效率驱动,降低了佛山企业因为劳动力成本提高带来的不利影响。

   此外,佛山企业在“走出去”时,生产力不仅要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也应该重视向美国、日本这样一些发达国家产业转移,包括在发达国家的直接投资、设厂等。

   记者:抢抓智能制造“风口”已成为大趋势。而“向发达国家直接投资”则有别于传统思路,你基于什么作出这一判断?

   许召元:这基于发达国家制造业“回流”的趋势。传统观点认为,我们应该向竞争较弱的不发达国家投资。

   但是,新一轮产业革命给全球带来三大影响,第一是劳动力低成本的重要性在制造业里显著降低;第二是规模经济和产业配套的重要性降低,转向小规模定制化生产;此外,制造业基础的重要性也会削弱,发达国家早期沉淀的技术,能够通过知识经济在其他国家传播、积累。

   这三种影响带来的变化,表现为中低端制造业向印度、越南转移的趋势放缓,但向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回归的趋势加强。

   记者:那么,对于佛山企业而言,向发达国家开展绿地投资具有哪些优势?

   许召元:首先,佛山具有很强的系统集成能力。发达国家对高技术研发的过多关注,已经使得其技术产业化落地的能力逐渐缺失,目前正面临劳动力匮乏、集成制造难等困境。佛山早期从低端环节一步步发展而来,脚踏实地,产业的配套优势明显。

   第二是成本优势。机器人的广泛应用,完全改变了以前依靠低成本劳动力的比较优势。佛山企业在发达国家开展智能化生产,避开了当地较高的人力成本,同时机器人使用的边际成本也会降低。

   长期来看,制造业分工的格局会呈现分散化、就地化的特征,就是说制造业会向消费地集聚。以前是中国生产后,把产品卖到美国,今后可能是美国市场出售的产品都在本土生产。这有一个显性的好处,就是避开关税壁垒等门槛,提升企业利润。不仅如此,在本土的生产能增强对消费市场的快速反应能力,实现个性化定制化生产,拓展市场;加快与新技术、新概念的融合,开展迭代升级。

   新机遇

   建立标准体系倒逼企业“升级”

   记者:围绕提高产业链附加值,向发达国家“走出去”是一种方式,从佛山制造内生性因素来看,你认为需要从哪些方面努力?

   许召元:其实目前,佛山制造业有一些已经处于附加值较高环节。一批企业主动调整企业经营战略,通过品质、品牌的升级,逐渐从低端竞争中退出,转向高端产品市场。如传统塑料制品企业,经过产学研合作和持续科研投入,形成了进入汽车、船舶等高附加值产品供应链的质量水平。

   现在最关键的是提升消费者对国货的信心。国内消费者对“中国制造”的信心处于较低水平,这是制约产业升级的最大障碍。市场信心不足导致很多行业陷入低质量陷阱的“囚徒困境”,也就是说,企业即使能够生产出高品质商品,但消费者不敢相信,不愿出高价购买,最终企业只能生产低质量产品。

   为此,我们应当建立起规范的质量标准体系,让消费者能够对产品做出准确的认识。

   记者:具体而言,质量标准体系可以怎么建立?

   许召元:建立质量标准体系,最关键的是要政府重视。第一是政府要优化知识结构,现在政府的投资很多都放在硬件上,我觉得政府需要加强为市场监管服务的投资。

   其次,要利用国内电商、大数据优势,加强电商的反假反欺诈力度。

   电商的质量标准体系比传统产业做起来更容易,要做的也更多。例如,针对卖家刷单、过滤评论等做法,政府可以通过监管,确保消费者能够真实反映评论;再如反假,实体经济可以做,电商也可以做,产品从进货到生产任何环节都形成电子信息。

   记者:建立质量标准体系对于“佛山制造”有何作用?

   许召元:质量标准体系的建立,本质上是对佛山制造业升级起“倒逼”作用。

   以农产品为例,有机农产品的市场需求很大,但消费者靠肉眼无法判断农产品是否有农药残留,缺乏监督和质量信息的披露。制造业产品也是一样。

   所以政府国家建立这样的标准体系,完善企业信用系统,最终目标就是让消费者知道哪些是高质量的产品,反过来引导他们为高质量产品付出一个好的价格,企业知道高质量产品能卖出好价钱,有动力去生产,反过来引导产业的转型升级。

   佛山企业在研发创新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但如果依靠企业自身打造品牌,这个过程传达到消费者那端会很漫长,而如果依靠标准信息的披露,品牌形象就能快速树立,消费者信心也就是从这里塑造的。

   ■观点摘要

   规模经济让位小批量定制化生产

   21世纪以来,中国制造业在全球的影响力迅速增强。除劳动力低成本优势以外,还依赖于产业规模、产业配套能力的提升。在新一轮产业革命的背景下,这个优势可能会削弱。以智能制造为例,小批量定制化的生产可能将成为主流。如依靠3D打印技术,一些小的工厂也能生产很多产品,有些3D打印甚至可以打印出一辆汽车,大规模工业体系的重要性就降低了。

   为此,佛山一方面应坚守实体经济,继续做好知识积累;另一方面,要加强研发创新的投入,特别是嘉奖国际交流,因为只有在国际市场的竞争、交流当中,我们才能广泛地吸收各国的最先进的知识,把握行业发展脉搏,取得更好的发展。

   走制造业服务化的新路子

   从国内看,制造业服务化都处于起步阶段,而佛山已经有企业向“潮头”挺进。维尚家具通过大数据实现家具个性化、定制化生产,紧贴消费端进行供给侧升级;众陶联将陶瓷生产各环节数据化、透明化,增强了本土企业议价能力,降低成本。

   他们的软件价值、设计增加值其实已经远远超出单纯的制造价值。在制造业的服务化转型中,佛山目前虽仅有少数企业做到,但他们有为其他企业立标杆的作用。纵观历史上任何一个新事物的发展,都是由少到多,由弱到强的过程。

作者:记者 华声宇 叶洁纯 来源:《南方日报》2018年02月02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