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刘世锦:发展实体经济要优先推进降成本的供给侧改革
2017-9-26 00:45

   中国企业面临的成本压力已经成为制约产业发展,影响经济运行的重要因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在9月23日召开的第二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上指出,服务业比重已经超过制造业,但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仍然是中国产业和经济竞争力的基础。

   由于各种成本较高,我国制造业面临发展的阻力,要通过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低成本。

   刘世锦对比了中国和美国的一些基础数据,他指出,美国除了人工成本等外,其他成本反而比中国低的重要原因,是中国相关领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行政性垄断,竞争不足、效率不高。比如能源成本偏高,电力领域竞争力不足。城市建设用地被地方政府独家垄断,农村集体土地和宅基地市场化改革进展迟缓。物流领域,铁路建设和运营高度集中,缺少竞争。电信领域,中国移动8亿多用户,其他电信公司难以形成对称性竞争。金融领域里,金融业GDP比重超过美国,银行业利润占上市公司利润一半,世界500强中银行盈利水平超过美国,并不表明中国金融业竞争力更强,而是因为竞争不够充分。环保领域的承受能力接近底线,企业环境成本大量外部化,由整个社会承担,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持续的问题突出。

   中国经济正处在转型发展期,制造业利润薄、朝外走,已成为转型关键期的重大挑战。刘世锦认为,发展制造业要守住已有优势,拓展新的优势。其中守住已有优势要靠降低成本。“要由以往高增长时期的劳动力低成本,转向新增长阶段的经济体系低成本,经济学意义上的经济体制低交易成本,要真正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重点在基础产业领域进一步打破垄断、鼓励竞争,促进生产要素流动和优化配置。”刘世锦说。

   在刘世锦看来,降成本的改革应该置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优先位置,一定意义上说,这比减税更为重要和可行。他建议从六个方面加快这方面的改革进程。

   第一是土地制度改革。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推动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进入市场,农民宅基地的流转、抵押、担保等,同时要澄清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配套推进农村社会保障制度改革。

   第二是能源领域改革。对石油天然气领域,通过上海石油交易所等渠道,打通国内外原油、成品油市场;放开对地方炼油企业的市场准入;允许中小企业进入上游勘探领域。对电力市场,规制并降低输电环节价格,适当引入竞争;推动发电环节竞价上网;推动新能源企业成为新的竞争和创新力量。

   第三是物流领域改革。铁路系统应在网运分离、区域竞争等方面进行探索,逐步形成有利于统一管理又适度竞争的市场格局。在公路收费管理中引入新的机制和技术。物流经营许可和物流设施使用实行负面清单制度,建设运营扩大对社会资本的开放。

   第四是电信领域的改革。电信领域已经开展的联通混改,重在改革治理结构和体制机制,全面提升企业效率和市场竞争力。更重要的是“行业混改”,即组建一两家以民营资本为主的基础电信运营商,促进市场竞争,使电信资费由“要我降”转变为“我要降”,全面降低信息产业发展的成本。

   第五是金融领域改革。进一步放宽准入,着力发展有助于实体经济企业和产业转型升级、创新驱动的金融机构、业态和工具。挤出金融自我循环的泡沫,回归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初心。严管与放宽并不矛盾,促进两者在互联网数字时代的有机结合,防止“一刀切”的“懒政监管”。

   第六是环保领域改革。严格的环保监管是将本不应由社会承担的隐形成本,转由污染制造者自身承担,有利于降低全社会的环保成本。这是迟早要做的事情,现在产业过剩时是有利时机。要更多地采取经济手段和市场机制,如排放权市场,碳税、环境税等。同时,要防止某些地方政府的“懒政监管”或“歧视监管”,不合理的“一刀切”,或事实上按照“规模标准”“所有制标准”而非“环保标准”进行监管和治理。更重要的是,把绿色发展作为更具竞争力和可持续性的发展动能和发展方式。

作者:记者 张一鸣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9月26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