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吴平:电商进村入户念活绿色致富经
2017-9-1

   电子商务源于欧美,而盛于亚洲。自2013年起,我国网络零售交易额稳居世界第一,全球十大电商企业中我国占据四席,其中阿里巴巴的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一,京东商城位居第四。2016年我国电商交易额占国民生产总值35%,对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出重要贡献。依靠“互联网+”科技创新来保护绿色生态、发展绿色生产、培养绿色生活,成为新的趋势,其中尤以农村扶贫减困、绿色发展为代表。电商将偏僻的乡村与全国乃至全球的大市场连接起来,开启了农村消贫、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新模式,是实现绿水青山“变现”金山银山的新途径,是打开农村对外窗口、启迪民智的新突破。

   农村致富插上电商翅膀

   我国农村电商发展如火如荼。2016年,农村网络零售市场交易额占全国网络零售总额的17.4%,金额高达8945.4亿元。以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为例,截至2016年8月底,1311个“淘宝村”广泛分布在全国18个省份,直接创造就业机会超过84万个。京东集团则宣布未来五年要开100万家京东便利店,其中一半在农村,做到每个村都有。互联网打破行政界限,连接广域大市场,使得任何一个偏僻的地区、一个微小的个人、一种天然的禀赋都有了联通世界的能力,从而大大拓宽了脱贫致富的渠道,大大丰富了日常生活的色彩。

   电商扶贫是政策+市场的推陈出新。商务部、财政部自2014年起联合开展的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是“互联网+”背景下重大的政策创新。通过市场的力量激活贫困地区的脱贫能力,“看不见的手”能更好实现政策初衷。电商进村扶贫也是电商平台的创新,自2014年起,阿里巴巴将农村化作为其发展的三大战略之一,京东、一亩田等互联网公司也开始把发展重点转移到农村这个主战场上来,社会上更多新资源、新手段、新资本等新生力量投入到农村、服务于农村、受益于农民。

   “互联网+三农”激活经济邀民致富。电商消贫的实践在我国农村从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其先行试点的示范效应尤为重要。“互联网+三农”的电商扶贫之路需要贫困地区利用本地产品资源,借助互联网工具,使产品“走出去”;另外,发掘本地特色,以民俗文化、山水风景、饮食服务等方面吸引游客,将客源“引进来”。农民自力更生帮助家乡逐步摘掉贫困帽子,脱颖成为信息时代的明星。近年来,一大批“淘宝村”“淘宝镇”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云南省元阳县作为区位、产业均不占优势的贫困县,电商从零起步,农业产品联网成功,网上开店120余个,梯田红米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不仅如此,山西省万荣县通过举办“万荣苹果”杯电商创新创意大赛、搭建交流平台,使电商脱贫致富的理念深入人心。

   日常消费“触网”启发民智改变生活。电商打破农村销售渠道单一的局面,降低了交易成本。由于传统农村商品流通能力差、消费者购买渠道有限、缺乏维权意识,长期以来,农村消费市场假货横行、坐地起价,不少农村的小卖铺卖的都是“傍名牌”。电商的发展意味着农民选择面更广,提高辨识能力、减少开支、创造收益。同时,农村交通成本高、服务配套差,以代缴费业务为例,通信、水电、购票、挂号等均可以通过电商进行,惠农补贴、社保服务也可以通过电商渠道来实现,农村的基本生活成本及交通成本大大降低,有助于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进程。

   电商进村的绿色发展隐忧

   就在阿里巴巴、京东等纷纷抢滩农村电商这一蓝海市场的同时,许多问题也接踵而至。贫困地区搭上绿色发展的快车,还有许多瓶颈尚待突破。

   生产规模、产品质量、市场推广的全商业线考验。生产规模方面,贫困地区以一家一户为单位的家庭作坊生产方式为主,生产规模的局限性难以满足电商模式要求的大批量产品供应的要求。

   产品质量上,农产品质量参差不齐非标准化问题突出,大大影响其市场竞争力,加之贫困地区距离城市较远,物流成本较高,农民为提高收入只能降低生产成本,更加导致质量问题频发。

   再到市场推广,虽然电商打破了传统商业模式下的推广壁垒,但随着竞争者的增加,如果缺乏适当的营销策略,辅以良好的服务和体验,形成品牌和口碑,农产品则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可能适得其反,电商扶贫与绿色发展将只能昙花一现,难以为继。

   物流网络成为亟待弥补的短板。农村电商巨大的发展潜力与发展进度不匹配,资本、企业纷纷铩羽而归,其中物流是制约农村电商发展的核心。没有物流的农村,发展电商只能是空中楼阁。农村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是因为农村人口数量庞大且居住分散,订单密度较小,物流需求呈现“点多面广”的特点,但现阶段资本、技术、人力等未能达到要求;而且农资产品一般体积大、重量高、易腐烂,“距村越近,道路越窄,路况越差”的现状,导致客运货车无法通行,或者车速缓慢,“最后一公里”“最初一公里”成为产品是否能够“下得去”“出得来”的关键,也成为最具农村特色、追求新鲜程度的各类产品占领市场的关键。目前我国农村整体物流体系落后,缺乏专业性、现代化、大型的物流企业。物流资源不成体系,运力资源难以整合。

   海量包装致使垃圾围村。电商离不开物流,物流少不了包装。农村作为一片美丽净土,呼唤发展,但更需要绿色,包装已成为制约农村电商绿色发展的瓶颈。农村电商迅速发展,快递业务量逐年增长,包装需求势头凶猛,包装垃圾问题浮现。过度包装问题尤为突出,为避免产品颠簸损坏,商家往往通过多层包装“五花大绑”以换取心理安慰、减少店铺差评;由于包装材料不环保,过度包装不仅浪费,而且带来高污染。以胶带为例,目前绝大多数快递包裹用的都是不可降解胶带,其主要成分为聚氯乙烯,需耗时百年才能降解;同时,塑料编织袋、塑料袋、纸箱等包装材料均可以多次使用,提高资源使用效率,但包装循环利用机制不健全、人们环保意识欠缺,浪费与污染形势严峻。

   绿水青山“变现”的配置与引擎

   政府、NGO、合作社等各方力量聚起来。首先,政府搭台谋发展。政府“有形的手”需在绿色发展的关键时期着力推动电商扶贫工作,加强顶层设计,明确发展目标,强化保障措施,配套优惠政策,健全组织机构;加强农村物流体系建设、乡村网点信息化改造、农村产品网络销售和人才培养,完善农村电商运营网络,引导农民树立品牌意识。其次,NGO组织聚众力。发挥NGO组织动员人力、物力、财力参与社会活动的优势,建立“线上、线下”的培训体系,帮助贫困群众开展电商创业。再次,合作社推动规范化。利用合作社制度改变小农经济的生产方式,形成规范化、标准化的运营方式,从而形成规模生产和品牌效应;通过合理的分工,以能人带动群众;集中本地与外部资源优势,促使整个区域得到自立能力与内生能力的提升。

   物流、包装绿起来。在包装方面,农村电商上、下游供应链的各个环节都要避免包装材料的过度浪费,尽可能节约包装物的使用量;制定绿色包装的相关法律、法规与相关标准,鼓励创新地对现有材料择优使用,扶持绿色包装企业的研发和生产,为使用绿色包装的农户提供政策补贴,于“起点”和“终端”摒弃传统包装材料,走生态环保新道路;建立包装回收体系与制度,例如鼓励长期交易的双方通过主动完好地收集上批产品包装物来抵扣下批产品价款,形成良性循环。

   在物流方面,商务部、财政部、交通部等部委加快推动农村地区交通改善,减少农村电商物流过程的时间及资金消耗;建立并完善县、乡、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提高物流分拨及配送效率;国家通过政策、资金支持,鼓励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商企业“下乡进村”开拓市场,形成先行的物流突破;建设改造县域电商公共服务中心和村级电商服务站,拉动“政、企、民”三方联动发展电商。

   产品品牌亮起来。品牌效应能够提升产业及产品的溢价空间,降低生产成本,保护生态环境,实现长效发展。品牌建设在挖掘区域文脉的同时,有助于提升贫困地区的精神特质、文化气质,再造乡村文明。云南省文山市是三七原产地,产量占全国的95%,“滋补中国”品牌计划将其列为重点合作对象,带领文山这一国家级贫困县一跃成为“2016年电商消贫十佳县”榜首。贫困地区普遍存在产品丰富但品牌弱小的问题,物种资源、传统农耕文化资源、区域特色自然资源等都大为富饶,而各类产业、产品的品牌化程度极低,造成产品大面积低价出售。实施品牌消贫,利用品牌知识培训、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战略规划设计、企业品牌创建、人才培养机制等,提高以品牌为核心的农业现代化程度,改变以生产为导向的理念与方法,从而提升企业、合作社、农户的品牌管理能力与市场竞争水平。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法律与治理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吴平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9月01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