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媒体访谈 > 正文
罗雨泽:改善营商环境 提高开放水平
2017-8-9 00:46

   外商投资活跃程度,是一国营商环境的重要指标,也是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之一。近期,多个重要会议提出了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的措施。如7月17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六次会议提出,要改善投资和市场环境,加快对外开放步伐,降低市场运行成本,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7月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大引进外资力度,营造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环境。

   主持人:赵姗

   嘉  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综合研究室主任 罗雨泽

   近期加大引进外资力度,既是问题导向,也是对其意义的认识深化

   中国经济时报:为何在此时加大引进外资力度?

   罗雨泽:改革开放以来,外资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对利用外资也一直持鼓励态度,只是在某些阶段,有些学者提出要对引资的类型进行取舍。近期,尤其是2017年上半年,利用外资政策密集推出,至少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或考虑。

   一是我国利用外资出现了增速放缓甚至下滑迹象。据统计,2016年以美元计价的利用外商直接投资出现了轻微下降。二是我们正大力推进供给侧改革,鼓励高端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发展,发达国家或地区在这些领域仍比较领先,利用外资可以加快我们结构调整优化的步伐。三是有助于充分发挥我国人力资源作用,塑造我国经济发展和国际合作竞争新优势。我国人力资源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低端劳动力数量在减少,有技能、有经验、高学历的高端劳动力比例在增加,引进外资一方面可以促进我国的高端就业,另一方面可增强我国的新优势。四是全面建设开放型经济体系的需要。我们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同时这种合作是多样化的,也鼓励相关国家的企业来我国投资。由此可见,近期加大引进外资力度,既是问题导向,要解决外资进入投资和运营过程中面临的一些问题和障碍,也是对其意义的认识深化,认识到利用外资具有多重战略意义。

   从全球范围看,中国利用外资表现仍然相对突出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中国的投资环境到底怎么样?对华投资还赚不赚钱?

   罗雨泽:对于中国的投资环境,赞誉者有之,质疑者亦有之,那么到底怎么样?我们不能仅看调查报告,因为调查样本是有限的,也很难克服样本选择偏差。这就需要我们用理论分析和案例分析来纠正它。投资者在选择投资目的地时,主要是围绕成本收益进行分析的,并且和投资者自身的特征密切相关。同样的环境,不同投资者可能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即存在“小马过河”现象。

   比如,从成本端看,对于劳动密集型产业投资者,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从要素投入角度看环境确实变差了。而对于知识密集型产业投资者而言,中国研发人才的成本优势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是非常显著的,他们会认为中国商业环境变好了;环境要求方面情况类似,对于高排放、高污染企业,生产约束无疑是趋紧了,而对于绿色生产企业,反而会变得更加具备优势。

   从收益端看,世界上恐怕没有一个像中国这么庞大又非常有潜力的市场,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3倍,人均GDP是印度的4.5倍,而且中国人均收入增速跑赢GDP,中产人群规模在不断扩大。对外资政策上,我们看得见的改善很多,比如外商投资准入采用“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负面清单不断瘦身,变得更加透明、更加开放;登记程序大大简化,由逐案审批制改为备案制;运营环境更加宽松,“利用外资20条”明确外商投资企业可以平等参与《中国制造2025》等重大战略。

   不可否认,我们也看到一些外商关停了工厂、撤离中国,在中国比较优势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这种调整是比较正常的。另一方面,也有大量新的企业不断进入。2017年上半年,实际利用外资额虽然表现欠佳,但新设立外商投资企业数量同比增长12.3%,表明有越来越多的外商看好中国市场。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2016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同比下降13%,而中国同期利用外资增长2.3%,从全球范围看,我国利用外资表现仍然相对突出,表明中国对外资仍然是比较具有吸引力的市场。

   下半年吸收外资将保持稳中向好态势

   中国经济时报:今年下半年中国吸收外资将呈现怎样的态势?

   罗雨泽:我认为,对于利用外资不要过于关注短期业绩,只要我们扎扎实实落实改革措施,积极稳妥推进开放,利用外资增长的空间还很大。我国上半年利用外资同比出现小幅下降,这一表现存在两个反差:一是与联合国贸发组织预测的全球直接投资2017年增长5%相比,增速较低,与以往我国的相对优异表现不一致;二是与我国持续改善营商环境付诸的努力相比,很不相称。

   出现这些反差,我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我们正处于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转型期,利用外资的类型在变、结构在变,投资者适应和我们营造环境都需要经历一个过程,阶段转换需要一定的调整期。二是我国本土企业的竞争力提升,外资进入的能力门槛提高。三是发达国家对待输出资本的态度变得更加保守,再工业化需要留住投资,对依附资本的技术输出限制加强。四是改革措施距完全落地还有一定的差距。我国地方政府还不适应新制度、新政策、新模式,不知“如何为”的现象普遍且突出。五是外资存在心理落差和认识错位。一些外资企业还不适应“国民待遇”,超国民待遇取消后,他们的心理落差比较大。认识上存在负面夸大、正面淡化的倾向,对问题的印象强于环境改善的印象,容易以偏概全。以上问题的解决,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实现彻底好转需要时间,更需要耐心。

   坚持把完善投资环境作为利用外资战略的重点

   中国经济时报:对于进一步改善外商投资环境、提升中国对于外商投资的吸引力您有哪些建议?

   罗雨泽:我国改善外商投资环境,需要坚持正确的改革思维和方法论,改革是主动求变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试验的过程,所以,既需要认准方向、持续发力,又需要适时评估、及时调整。

   随着改革的推进,我国营商环境市场化、国际化、法制化水平明显提升,准入程序显著简化。但另一方面,仍有一些问题没有解决,也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比如外资企业认为,部分行业仍存在“大门开、小门不开”现象,“玻璃门”“弹簧门”仍然存在;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实际保护效果不佳;有些领域审批程序仍然繁琐,数据、资本跨境流动限制较多等。我国政策法规存在“一刀切”现象,对特殊情况考虑不够,执法程序缺乏规范、随意性强。这些问题虽然较小,也多局限于个别领域,但影响很大,危及外商对我国投资环境的总体评价。

   当然,外商管理体制改革是进行时,不是完成时,不可能一蹴而就。“内外有别”,兼顾发展与安全,是国际通行做法。有些是我们必须保留的安全措施,不能因为外资的质疑而放弃。而对确实存在的问题,我们要以一种开放的态度接纳、对待,认真研讨整改方案,及时做出反馈、回应外资关切,这本身就能释放一种非常积极的信号。

作者:记者 赵姗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8月09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