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解围共享单车困局
2017-7-11 00:47

   共享单车自2016年初进入公众视线,便迅速地占领了城市道路和舆论终端,从最后一公里便利到国民素质讨论、从分享经济到过剩经济、从数亿美元的融资到悟空单车等的倒闭,从国内向二三线城市扩张到走出国门,共享单车的健康发展已成为政府、企业、投资机构、智库以及社会大众关注的重要话题。

   7月8日,中国经济时报邀请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余斌,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昌林,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副部长田杰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研究一处处长李广乾等专家和企业界人士,共同就共享单车现状、问题和未来发展进行深入讨论。

   不起眼的共享单车正在悄悄引发新产业革命

   上海一位家长通过摩拜单车后台的运行轨迹数据找到了离家出走的孩子,今年以来北京自行车被窃报案率下降70%,共享单车订单让中国自行车行业起死回生,共享单车企业下单带动中国铝业等企业股票涨停,共享单车推动了智能制造、新材料、物联网、物流等行业发展和技术进步……共享单车不仅改变了老百姓的出行方式和城市的运营,也在悄悄地改变着中国经济社会的运行机理。摩拜单车用14个月的时间,实现在全球130多个城市运营,李克强总理出访所到之处被多个国家发出引入中国共享单车的邀请,在一定程度上共享单车已经成为了中国“新的国家名片”,被誉为与高铁、支付宝、网购并列的中国“新四大发明”。

   余斌:促进分享经济健康发展,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培育经济新动能具有重要意义。李克强总理提出培育经济新动能,要大力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也要对传统的动能进行改造提升,共享单车在这两个方面都具有标志性的意义。首先共享单车是新的业态、新的模式、新的动能,同时它对传统产业也有一个很好的带领提升作用。

   田杰棠:共享单车体现了创新、绿色、协调、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代表了未来的方向。从创新角度看,它是商业模式创新的经典案例;从绿色角度看,它是绿色低碳节能的出行方式;从协调角度看,它促进了各种交通方式的有机衔接和协调发展;从开放角度看,共享单车已走出国门;从共享角度看,它提高了资源利用效率、促进了资源共享。经济学研究的是最少的资源产生最大的效果,老经济可能对GDP的贡献非常大,但是效益贡献没那么大,新经济是反过来的。相比大规模重工业的投资、房地产投资,对GDP的拉动作用没那么大,但对效率的改善、对老百姓满意度、对满足消费者需求有非常大的贡献,这个社会意义是非常好的。

   李广乾: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国正从模仿山寨走向自主创新,摩拜单车是“互联网+”最好的案例,共享经济已成为当前信息经济、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业态形式。近期国家八部委联合出台了《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是一个非常好的指导政策。

   要用包容理性态度对待共享单车存在的问题

   共享单车作为绿色节能低碳出行方式,已逐步成为中国城市立体交通系统的重要补充,解决了百姓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需求。但同时也暴露出了管理不善、国民素质参差不齐、恶性竞争等一系列问题,对待这些问题,应持理性包容的态度。

   余斌:一个新兴的行业,在初创阶段、早期起步阶段,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没有必要大惊小怪,我认为是很正常的,很多行业刚开始都是这样过来的,刚开始是混乱的、无序的,慢慢走向有序的竞争,慢慢走向规范发展,没有必要过多地传播负面的东西,也没有必要对这个行业过多地指责,这是一个行业成长必不可少的过程,只有发展到一定阶段,才有行业自律、行业规范出现,早期的时候,我们要有一个包容的心态。

   田杰棠:现在关于共享单车的垄断和不正当竞争问题讨论得也比较多,不能用传统的垄断和竞争来看待经济的发展。国外反垄断也是一样,不是完全关注产业组织结构,而是关注垄断行为,你是不是真的损害了消费者的福利。他们边际成本可能是很低的,这种低价竞争是有经济学逻辑的。这不但是政府要考虑的问题,也是企业自己要考虑的问题,我们肯定不要走向反面。至少目前来讲,我们看到这种模式还没有大的问题,虽然有的人觉得它很乱,但是没有损害任何消费者的利益,政府关注的是社会福利是不是受损害了。

   共享需要共治共赢需要共建

   共享单车是中国互联网经济由山寨模仿向自主创新发展的新业态,作为分享经济的重要形式,需要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公民、社会的共同参与和治理,需要平台企业、供给方、需求方等利益相关者的共同建设,尤其是龙头企业应该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余斌:政府在共享单车健康发展上究竟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比如说能不能在公交车站边上留下一块比较大的地方,便于自行车停放。在行业起步阶段,政府在放、管、服这三个方面,尤其是在政府的服务上,对新的行业、新的业态,对新的模式的认可、鼓励、支持,来保障这个行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还需要进一步的探索。行业龙头企业应该承担起应尽的责任,像摩拜,在行业里是龙头老大,不仅仅是实现自身的健康发展,还应该带领整个行业走上规范化的道路,龙头企业应该承担这个责任。

   田杰棠:现在年轻的企业家跟老的企业家风格不一样,有很多新企业家是“政府厌恶型”,不要跟政府沟通。但行业不一样,共享单车的经营内容是公共基础设施,就不能不考虑这个问题。企业应该相对主动一点跟政府合作,除了企业盈利外,还有很多的溢出效应,比如掌握很多的数据,这些数据对城市规划是有利的。与政府合作帮助改善城市管理,这本身是企业的社会责任,不增加更多的成本,不会削弱企业的利益。

   关于停放的问题本身有可能是个伪命题,当老百姓都愿意用自行车的时候,你给我那么大的地方只能乱停乱放。所以你不能指责乱停乱放,而是规划的停车地方和老百姓的需求是不合适的。当然在目前法律框架内,是乱停乱放,但是从未来发展来看,不能用这种僵化的思路去看,政府的角度应该怎么去扩大。还有走的问题,骑单车的人越来越多,现在给自行车留的道非常窄,这是未来要考虑的问题。企业在很多问题上要跟政府合作,主动反映问题,而不是离政府越远越好。

   李广乾:共享单车发展需要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龙头企业需要承担它的责任,龙头企业需要加强研究、宣传、推广,引导人们正确认识理解共享单车对社会的发展、影响。比如说促进就业、提高出行效率,包括减排、低碳,这些都是对经济发展有非常好的作用。

   第二,加强行业的研究、规范和规划,这里有一个平台的作用。平台要与地方政府一道提供一些相关的公共服务,政府在政策方面提供支持。

   第三,要避免出现当前我们中央层面政策是支持鼓励的,但是一落到地方就变样了。以网约车为典型,前两年讨论我都参与过,我觉得网约车被地方的交通部门废掉了。虽然网约新政里面有一条,认定网约车是合法了,但是它还不是法律层面的,它只是部门规章层面的,只是政策层面说允许了。但是这个行业面临很多的问题,因为很多地方对于网约车的规定太死了,去年我到一些城市调研,有的已经出台了,有的还在观望,但从现在来看都出台了,意见几乎都是一样的,有一两个城市不一样,但是大多数都是规定特别严。

   国家出台关于加快分享经济发展意见,我想应该避免过去政策上的问题,从共享单车来看有很多需要研究的,所以我想网约车失败的局面,不应该在共享单车这个新兴业态里出现。

  

作者:记者 范媛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7月10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