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田杰棠: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创新共同体建设
2017-5-15 00:48

   “一带一路”建设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紧密结合,不仅有利于拓展我国创新发展的空间和舞台,更有利于提升“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水平和层次,充分体现我国政府与沿线国家合作共赢、互利互惠的真心与诚意。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都是贯彻落实党中央提出的新发展理念的重大战略举措。正如五大发展理念是一个有机统一的整体一样,“一带一路”建设和创新发展同样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关系。这两大战略的紧密结合,不仅有利于拓展我国创新发展的空间和舞台,更有利于提升“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水平和层次,充分体现我国政府与沿线国家合作共赢、互利互惠的真心与诚意。

   2016年9月,科技部、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会同有关部门编制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科技创新合作专项规划》,描绘了“一带一路”创新合作的美好图景。我们应抓住历史机遇,扎实推进“一带一路”开放创新合作网络乃至创新共同体建设。

   我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创新合作潜力和空间巨大

   世界各国创新发展的历史表明,推动国际合作、发展国际贸易是提升创新能力的重要途径。一方面,国际合作有利于取长补短,学习创新领先国家的既有科技成果和商业化经验,迅速提升本国的科技创新实力;另一方面,市场规模与创新活动之间存在显著的正向关系,创新型产品和服务需要巨大的国际市场来支撑,而大规模和多样性的市场需求反过来又促进了创新的积极性。“一带一路”沿线60多个国家各具特色和优势,创新合作的前景广阔、领域众多、形式丰富,是一个正待挖掘的“金矿”。

   以色列、新加坡等国在世界创新型国家中名列前茅,创新指数排名明显高于我国;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军事工业较为发达,具备较强的基础研究实力;捷克、波兰等中东欧国家则拥有较为雄厚的工业基础,在机械制造领域有一定优势。与这些国家积极开展合作,既有利于提高我国科技水平和创新能力,也有利于提升传统产业的质量和效益水平、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西亚国家是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大国,经济实力较强,同时也有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实现转型发展的需求,和我国在能源科技领域的合作前景非常广阔。中亚国家矿产开发和种植业资源丰富,已经和我国一些科技型企业开展了相关领域的合作开发。东南亚发展中国家较多,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是我国科技成果和产业创新资源向外转移转化的重要承接地带。帮助“一带一路”国家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同样也是我国与沿线国家合作开展高端装备研发和产业化应用的重要平台和载体。

   总之,“一带一路”建设为我国科研人员、广大创新型企业及科技中介服务机构推开了一扇大门,其中蕴含着大量的潜在机会,期待着先知、先觉、先行者“走出去”积极开展创新合作。

   以多种方式推进“一带一路”创新合作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创新能力和产业基础的差异性决定了国际创新合作形式的多样性,应因国、因地制宜,本着互利共赢的原则,鼓励国内各类创新主体以多种方式参与“一带一路”创新合作。

   一是合作建设信息基础设施。信息基础设施是创新活动的重要支撑,也是实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息互联互通的必要条件。2016年7月颁布的《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明确提出,要围绕“一带一路”建设,加强网络互联、促进信息互通,加快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的测评结果,半数以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发展处于中等以下水平。应积极推动政府间达成共建协议,帮助相关国家做好战略规划和布局,支持国内信息产业龙头企业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建设。依托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为信息技术企业“走出去”提供融资渠道。

   二是开展人才培养与合作。利用我国优势教育资源,提供教育或培训机会,协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培养科研、企业家等各类创新人才,同时吸引国外的优秀创新人才来华工作或创业。从2011年到2016年,科技部已经举办了200多个发展中国家技术培训班,学员总数超过5000人,涵盖了大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按照《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科技创新合作专项规划》提出的目标,3-5年之内科技人员交流合作要实现大幅提升,来华交流(培训)的科技人员达到15万人次以上,来华工作的杰出青年科学家人数达到5000名以上。

   三是以企业为主体推动产业合作。我国企业正处于逐步从国内走向国际、成长为跨国公司的关键历史时期,“一带一路”建设为推动国内相对先进技术向沿线国家扩散提供了难得契机,这些国家也非常欢迎我国创新型企业去投资办厂、建立研发中心或实验基地。以天津市为例,天津市科委等部门瞄准重点企业、重点项目、重点人才,以专项经费形式予以支持,已经形成了200家的企业国际科技合作数据库,重点聚焦服务了50家企业开展国际科技合作,支持了23家企业走出国门建立海外研发中心或技术推广中心,调动了一大批科技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合作的积极性。

   四是发挥国内先进科技园区的作用,探索园区共建等合作形式。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大力推动科技园区建设,先后发展了一大批高新技术开发区、大学科技园、自主创新示范区,涌现出北京中关村、上海浦东、深圳、武汉东湖等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创新中心,在园区建设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这种成功实践可以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积极推广。目前已有多个沿线国家对我国明确提出了开展科技园区合作的需求,部分国家已经签署了科技园区合作协议。北京中关村于2016年3月成立了“一带一路”产业促进会,以市场化方式建立了240多家企业参与的合作共同体,与“一带一路”沿线的25个国家进行了对接。

   五是推进国际科研项目合作。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大科技需求为牵引,结合我国科研基础能力,组织国内外高校、科研机构及企业开展科研项目联合攻关,共建技术中心或重点实验室。目前,科技部已支持建设了中国-蒙古生物高分子应用联合实验室、中国-埃及可再生能源联合实验室、中国-柬埔寨食品工业联合实验室、中国—尼泊尔地理联合研究中心、中国—东盟海水养殖联合研究与示范推广中心等联合研究平台,并积极与埃及、印尼、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等国家在水资源、生物技术、高温气冷堆、棉花生物技术等领域筹备建设联合实验室。

   优化开放创新环境,构建“一带一路”创新治理机制

   良好的制度环境是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创新合作的基础。要为科技资源、创新要素在我国和沿线国家之间合理流动消除不必要的制度障碍,创造更好的氛围和条件。同时,通过政府间合作建立创新治理机制也是打造“一带一路”开放创新合作网络乃至创新共同体的客观需求。

   首先,建立适应开放创新的制度和政策环境。完善境外投资、税收等相关政策体系,鼓励支持国内企业加快建立海外研发中心,按照国际规则并购、合资、参股国外企业和研发机构,提高海外知识产权运营能力。适度放松管制,提升对国际人才、资本、技术及专业机构等高质量创新要素的开放性。进一步放松外籍人才办理签证和绿卡的门槛,简化其创办科技型企业的审批,鼓励国外人才来华工作、创业。放松管制,简化企业建立海外研发机构、开办企业、收购技术等投资的核准程序。改进国内上市公司境外并购信息披露等方面的审核规定和流程,由事先详细披露改为事后披露。放松对国内企业使用境外风险投资以及境外人员在国内开展科技成果转化等创新创业活动的结汇限制。提高国家科技计划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开放水平。

   其次,积极探索建立“一带一路”国家合作创新治理机制。所谓合作创新治理机制,就是指在国际开放创新合作网络建设中形成各国普遍认同的国际规则和制度安排,以及相应的多边协调治理机构。第一步可以先与沿线国家广泛开展政府间对话沟通,建立双边创新合作协议;第二步在双边协议的基础上,开展多边对话和磋商,启动区域合作创新治理机制建设。目前,中国已经与49个“一带一路”国家签署了科技合作协议。2016年11月,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近40个国家科研机构和国际组织的代表达成共识并提出了《北京宣言》,同意建立为合作机制提供支撑服务的工作组,并建立国际科学家联盟。这些先期工作开启了良好开端,下一步应继续扩大合作范围和层级,逐步形成合作创新治理机制,最终建成“一带一路”开放创新合作网络乃至创新共同体。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 田杰棠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5月15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