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媒体访谈 > 正文
卢中原:抓住机遇 构建新的国际关系体系
2017-3-16 00:49

   全国两会期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独家专访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中心原副主任卢中原,卢中原在两个小时的采访中,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详细分析国内外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他认为,2017年将是国际上经济环境不确定因素最多的一年,国内经济积聚了一些新动能,建议抓住机会,构建新的国际关系体系,同时扩大内需和外需。

    中国经济时报:今年中国面临什么样的国际经济环境?

   卢中原:从国际环境看,世界经济有回暖的势头,但低迷的态势或还将持续。

   目前世界主要经济体已从低谷逐渐回暖,美国失业情况改善,美国、欧盟和日本等主要经济体的采购经理人指数上升到54%-56%,这个经济先行指标去年四季度以来一直处于扩张区间,意味着中国外需环境逐渐好转,国内一些企业的出口订单增多,一些先行经济指标也在回升。在全球经济回暖大背景下,我国经济也有回暖态势,但今年依然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最多的一年,应充分估计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变化,继续挖掘投资、消费潜力,在扩大内需的同时,抓住世界经济回暖的利好,积极拓展外需。

    中国经济时报:国际经济环境的不稳定、不确定性表现在哪些方面?

   卢中原:2017年国际宏观经济环境面临的不稳定、不确定性表现在四个方面,英国脱欧、意大利脱欧、西方经济体否认我国市场经济地位、美国特朗普新政的不确定性因素等。 首先,2016年英国脱欧是国际社会的黑天鹅事件,带来比较大的不稳定性。今年英国还要逐步退出欧盟。英国是欧洲的主要经济体,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出口产品中的较大部分通过英国进入欧洲市场。英国脱欧后,对中国将产生两方面影响,一方面中国可分别与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谈判,选择余地增加,可能寻找到更多商机。但另一方面也带来谈判成本、汇率风险、搜寻成本等不确定性因素,再加上欧盟在处理英国脱欧事件时,可能也会伴生一些新问题。

   其次,意大利脱欧,货币从之前的欧元再改成里拉,客观上会引起欧元区的震荡,影响到金融体系的稳定。意大利脱欧后,中国在意大利有大量的投资和贸易,怎么锁定投资和贸易中的汇率变化和违约风险,也会带来很多不确定性,中国面临贸易渠道和制度环境的变化。

   再次,西方发达经济体否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中国在2001年签署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协定时,确定15年过渡期结束时即2016年12月11日就能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中国改革开放程度也已达到市场经济地位标准,但欧盟、美国和日本仍然否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种做法是违背他们共同签署的国际规则的,西方国家会变本加厉,发起比较集中的“双反”(反垄断、反倾销)诉讼。过去欧盟和美国已经发起多项针对中国企业的“双反”,但之前间隔时间相对较长,未来可能会相对集中。最近国际社会中贸易保护主义、内向型固化和反全球化倾向逐渐抬头,中国的企业、行业协会在面对发达国家的“双反”时,要积极、抱团应对,并争取政府支持。

   最后是美国特朗普新政,增加很多不确定性,中美经贸关系从过去比较确定和相对稳定,变成现在的难以预料。中国如果准备不足,在应对时可能会无所适从。

   中国经济时报:面对复杂的国际经济环境,中国的应对条件怎么样?

   卢中原:从中国的国内环境看,过去一两年里中国采取的各种稳增长措施,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初步显现成效。这改善了我们应对复杂局面的条件

   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工业品出厂价开始反弹,企业效益逐渐好转,积极性提高,有利于增加我国的投资比重。2016年9月工业品价格扭转之前长达四年半的负增长,工业增加值提速比较明显,利润增长逐渐显现。民间投资也有起色,去年7月民间投资开始扭转下滑态势,现在保持增长,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保持在扩张区间,如果投资需求能够保持在适当水平,将有利于中国经济保持稳增长的态势。在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上,虽然2016年的贡献率没有上年高,但已连续几年在国民经济稳增长中发挥主导作用。在产业结构上,中国从之前的“二三一”(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第一产业)排序,稳定进入到现代经济结构的“三二一”(第三产业、第二产业、第一产业)排序,特别是其中为第二产业服务的设计研发、物流、快递、电商等服务行业,都是在第二产业充分发展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不少服务业和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和扩大就业的主要力量,这是新的结构基础和动力来源。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经济增长目标调低为6.5%左右,而就业目标调高至1100万人,这种底气就是依托于新结构和新动能的支撑作用。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淘汰掉高能耗、高排放和落后的产能,优化工业结构方面,目前看已经取得初步成效,虽然工业总体增长速度并不高,但其中增长最快的是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产业,放慢的是高能耗和高排放的产业,市场逐渐起到优胜劣汰作用。此外,去杠杆降低企业负债率、政府减政放权、商务制度改革、减少税费等降低企业综合成本、处置僵尸企业等措施都在不断向纵深推进。这些举措有利于培育新动能,增强发展活力。

   总之,中国现在的经济改革和转型为应对外部不稳定打下了新基础,转变中的经济结构、增长动能、技术储备和管理体制,都为应对世界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创造了新的条件。

   中国经济时报:在当前国内外的宏观经济环境下,应该怎么做?

   卢中原:在目前情况下,中国要保持国内的宏观经济环境基本稳定,应当继续挖掘投资、消费潜力,扩大内需,同时抓住世界经济回暖的利好,积极拓展外需。自2016年底以来工业增长利润好转,工业品领域结束大规模的通缩,有利于今年工业经济发展。农业连续多年丰收,有利于增加农副产品供应,保持物价稳定,客观上也增加了进一步丰收和农民再增收的难度。与此同时,制造业需求不振、投资效率降低和企业综合成本高企等突出问题,仍然不容忽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有一些判断国内经济发展的先行指标,去年10月时这些指标开始有所回落,这说明要加大稳定宏观经济的政策力度,不断扩大内需,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更多市场,,特别是鼓励能够创造有效供给的投资需求,比如促进传统产业改造升级、鼓励发展实体经济加电商、研发设计服务加商贸综合体等新的产业形态。今年仍然要适当稳定总需求,积极扩大投资消费内需,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延续性,实施积极有效的财政政策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继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保持“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的延续性,此类改革本身就带有中长期性质。

   首先,通过扩大内需和稳定外需,积极应对国际上不稳定的市场环境变化。中国政府大力推进“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建设,也是为扩大国内和国外市场的有效需求创造条件。后两个战略可以直接扩大国内市场,推动生产要素合理重组,拓展区域经济发展空间。中国积极实施 “一带一路”战略,将有利于开拓外部市场。

   其次,在消费领域,要大力改善消费环境,保证城乡居民收入稳定增长,鼓励第三产业面向消费需求升级和新变化,发展新兴服务业态,不断满足城乡居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在投资领域,要切实激活民间投资,采取放松投资管制、加速折旧和税费减免等政策,扩大企业投资积极性,最根本的是政策要一视同仁。

   再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各项措施,一定要落地、落实到位。要严格实施国家环保标准、能耗标准,更多地用法治化、市场化的手段去除掉无效、落后的产能,要使得“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真正落实到要害行业、企业和地区,破解企业的综合成本高企问题,对于不合格的产品坚决淘汰,同时引导企业开拓市场,面向有效需求增加有效投资,提高投资效率鼓励在生态恢复、农业水利和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加大投资力度,尽快补齐短板。

   最后,积极在国际社会推进中国主导的区域自贸协定,抓住机遇跟进,发挥中国优势,抓紧突破,形成共赢。最近美国退出TPP协议,中国努力加入,有利于推广以我国为主导的区域贸易自由化和全球化,扩大我国的影响力,特别是中国已经在东盟十加三,中美投资协定谈判中积累了一些经验,将有利于我国更好地利用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我们应推进人民币结算、锁定汇率风险,推动人民币逐步区域化,形成区域货币。在抓住 “一带一路”机遇,积极主动推进以我国为主导的区域自贸协定时,一定要注意其他国家的需求,要有针对性,找到双方都能认可、获利和共赢的解决方案,不要弄成夹生饭和烂尾楼。特别是在建立以我国为主导的区域经济体时,要符合国际惯例、避免被人操控,注意合作的方式,回应好对方的关切。

作者:记者 张一鸣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3月16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