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吕薇:绿色发展要发挥标准、机制、技术的共同作用
2017-3-15

   目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资源和环境约束更加突出,大气、水和土壤污染等成为影响人民生活和健康的重要因素,受到社会普遍关注。今年两会,资源环境生态文明建设也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近年来,国务院下大力气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全国人大也顺应民意,针对人民群众关心的重点问题展开执法检查和询问,加强政府工作监督,把环境保护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来推进。”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研究部部长吕薇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2016环保年环境执法力度进一步加强

   近年来,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在推进环境执法方面都做了很多工作,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吕薇深有体会。在她看来,2016年可以说是环保年。2016年4月,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受国务院委托,向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作年度环境报告。这是新环保法实施以来,国务院首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年度环境报告。陈吉宁表示,2015年,环保部对33个市开展督察;约谈了15个市级政府主要负责人;全国实施按日连续处罚715件,罚款5.69亿元,查封扣押4191件等。

   吕薇表示,不仅国务院,全国人大也将环境执法作为重头戏,进行执法检查,加强对政府环境保护工作的监督。2016年6月至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派出执法检查组,对河北、山西、黑龙江、河南、广西、贵州、云南、宁夏等8省(区)进行了检查。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结合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环境保护法实施情况的报告,进行了专题询问。201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环境保护税法,用经济手段促进环境保护。

   “这三项重要的工作都是在去年同时进行的。2013年以来,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战役’陆续打响;‘约谈’也成为一种常态,足见环保执法力度在进一步加强。”吕薇表示。

   2017年绿色发展怎么干?标准、机制、技术齐上阵

   过去一年里,绿色发展取得新进展。2017年,在推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国家层面又有哪些部署?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从坚决打好蓝天保卫战,强化水、土壤污染防治,推进生态保护和建设三个方面提出加大生态环境保护整治力度。

   “今年最大的感受是,政府工作报告把生态保护和治理作为重要的民生工程,每一项工作部署都从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既强调全面综合施策,又突出重点领域、重点地区和重点污染源,目标明确,工作部署具体明确。”吕薇表示,政府工作报告从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到垃圾分类都有涉及到了。政府工作报告“打好蓝天保卫战”“构筑可持续发展的绿色长城”等表述生动形象,直指人心。此外,计划报告对北部、东中部和西部地区有针对性地制定了节能减排目标。吕薇指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环境治理的举措更细化、更具体。例如“加大燃煤电厂超低排放;针对污染源治理,提出对所有重点工业污染源,实行24小时在线监控;在重点区域加快推广使用国六标准燃油”,普遍推行垃圾分类制度等。体制机制试点加速推进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和计划报告的部署,下一步,将通过体制机制试点来推开重点地区、重点污染源治理和生态建设,试点突出了从标准、体制机制等方面多措并举。”吕薇表示。

   一是加强监测监察和预警机制。一方面,加强考核机制,“十二五”省级人民政府节能目标责任评价考核结果公布,“十三五”建立了能耗、水耗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另一方面,开展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试点;建立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监测预警机制,先行在京津冀地区试点;制定健全国家自然资产管理体制试点方案等;在吉林等地开展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试点等。

   二是开展利用市场机制的试点。在浙江、福建、河南、四川四省开展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试点;出台构建绿色金融体系指导意见等。促进环保产业的发展,编制“十三五”节能环保产业发展规划,同时,在发展循环经济中,加强企业责任,建立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

   三是加强跨地区的综合治理。跨区域的环境综合治理力度也在逐步加强。如《京津冀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发布实施;2016年-2017年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行动计划也在开展之中;全面推行河长制等。“下一步,还将积极开展地区绿色发展的试点和体制机制创新。”吕薇补充表示,福建省、江西省、贵州省将开展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持续深化。

   未来应在监管、技术开发、奖惩机制等方面综合发力

   “尽管我国在节能减排、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取得积极进展,但形势依然严峻,未来应该在加强监管、技术开发、公民意识、奖惩机制等方面发力。”吕薇表示。

   在监管方面,吕薇认为,应当进一步完善环保工作协调机制,落实责任,形成监管合力。比如,统筹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明确中央和地方政府在绿色发展中的分工定位;统筹协调政府部门之间的关系,细化部门职责,形成相关部门齐抓共管的工作机制;环保监管重心应适当上移,突破以行政区划为边界的环境监管体系,依据自然条件、经济集聚和区域关联度等,建立跨省份或重点流域的区域性监管机构,统一调度监管力量。

   吕薇还强调,应当强化过程监管,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实施对企业生产全过程在线监控,提高在线监测数据的准确性;建立全国统一的生态环境监控信息系统,完善信息披露制度,提升环保信息的透明度等。

   在技术开发上,吕薇建议,应当加大对节能减排降耗和环境保护等绿色技术研发的投入,加强创新链各环节的衔接。加大绿色共性技术研发投入,特别要加大绿色技术设备的研制力度,增强为企业节能降耗减排技术改造提供装备的能力。此外,要推进绿色技术研究开发与标准一体化,加强科技对标准制定的支撑作用。

   保护环境,人人有责,吕薇认为,应当明确公民保护生态环境的责行权利,要让环境保护成为每个公民的习惯,进而形成生态文明,不能仅以利益为导向。

   在奖惩机制上,吕薇认为,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必须明确责任主体及其责任权利,建立奖惩分明的体制机制。以处罚、价格和税收等各种措施,提高破坏和污染环境的成本,增加环境保护者的权益。同时,设计有效的激励机制,通过税收、价格、财政补贴、绿色信贷、排放交易等经济政策工具,实现外部成本和效益内部化,使市场机制发挥正向激励作用,引导市场主体绿色生产和消费,调动全社会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

   “除了完善体制机制以外,绿色发展需要技术推动。不仅要有一套标准、奖惩等规制倒逼企业节能减排,同时,要依靠技术进步来推动绿色发展。因此,要加大绿色技术的研究开发投入,提供更多更有效的绿色发展技术,降低节能减排的成本。”吕薇表示。

作者:记者 陈婧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3月15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