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媒体访谈 > 正文
张小济:中国是推进全球化的积极力量
2017-3-14 00:49

   面对国际环境新变化和国内发展新要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进一步完善对外开放战略布局,加快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动更深、层次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

   然而,当前的“逆全球化”之流甚嚣尘上,它将会对中国产生哪些影响?在全国两会期间,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对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张小济的专访就从此话题开始。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中国经济时报:目前的全球化形势下,中国如何构建新的对外开放格局?

   张小济:“逆全球化”思潮和保护主义倾向抬头,主要表现在美国、欧洲等国家,因为全球化给本国的经济、社会带来的一些冲击,所以少数国家在贸易投资政策方面采取了一些相对保守的市场保护措施;另外WTO这个全球多边贸易机制在推动自由贸易的多哈回合的有关规则方面也受到一些主要发达国家的挑战。

   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但也不是国内所有居民都同样享受到全球化的好处,例如一些内陆偏远地区、某些产业、一部分农产品的生产者就受到了负面影响。

   中国在推进全球化过程中,一定要使更多的人享受全球化的利益,更多的人,包括我们的合作伙伴,包括我们国内内陆地区和更多的产业,这对全球化有新的意义。

   中国经济时报:那是不是说基于WTO的多边贸易机制受到严峻挑战?

   张小济:多边机制受到挑战,也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历来一些大国或者一些强国,对于不利于自己的多边谈判议题、多边规则、多边裁定采取消极态度。由于在多边机制下,即便有争端解决机制,最后往往还是强国的利益得到更多保护。

   所以,我觉得,中国这样的大国,应该充分利用多边、区域和双边这三个合作机制。例如,贸易投资自由化在多边机制下遇到阻力。有些问题可以放到区域来推进,有些问题需要通过双边来解决,所以这样我们的国际合作机制,应该是三条腿的凳子,这样才更加稳固。

   中国经济时报: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意欲建立新的贸易体系和贸易规则,这是否已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

   张小济:WTO新的一轮谈判更多体现了发展中国家的诉求,发达国家对此消极,因此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主要发达国家认为,在WTO的多边机制下,对他们来说获取的利益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大,发展中国家声音越来越大,因而他们提出建立TPP、TIPP,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被排除在外。所以,中国推动新的全球化要探索多样性让更多的国家受益。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空云卷云舒

   中国经济时报:连续两年政府工作报告没有对外贸增长目标提出明确指标,这是为了减低大家的速度情结吗?

   张小济:我在两届政协会议的讨论中,一直都建议最好不要将外贸增长目标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为什么呢?把贸易增长,特别是出口的增长作为短期经济拉动的一个因素,实际上是没有真正反映进出口贸易对整个经济的全面影响和长期影响。以前,我们较多依赖出口拉动就业,拉动生产制造部门的增长。现在的情况和以前不一样了。其实不光是出口拉动经济,进口同样对经济具有重要作用。从一个阶段来讲,进口对资源的优化配置(爱基,净值,资讯)、对效率的提升、对消费模式的改进、对老百姓生活质量的改善等都有重要的作用。所以,无论从稳增长、防风险、促就业哪方面讲,进出口贸易的优化,都会带来好处,都会有益于经济发展。

   中国经济时报:外贸领域也存在调结构问题,主要是增加服务贸易的比重,但如果服务贸易占比更大时,是不是会对我国的制造业形成挤出效应?

   张小济:我们国家制造业强,服务业相对弱,服务贸易长期处于逆差水平,而且逆差越来越大。服务业里稍微强一点的是传统服务业,像运输、旅游等,靠价格和低成本取胜。技术服务、金融服务等现代服务业相对较弱。现在服务贸易全球化,发达国家越来越依赖服务贸易。例如,跨国公司在中国布局制造业,其国内相关服务业跟进。我们货物贸易出口很多是跨国公司的内部贸易,所以相应的服务贸易必然也是顺差。

   这种状况短时间内还很难改变,但我觉得有一个机会,随着网络经济的大力发展,可能会给后进国家的企业创造更多的机会,如通过网络,中国生产者与国外消费者直接联通,跟发达国家之间在品牌、市场营销方面的差距就会缩小。

作者:记者 范思立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3月14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