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项安波:规范涉企收费需强化企业话语权
2017-2-14 00:50

   近日,围绕企业税费高企的话题引来一片热议。种种迹象说明公众对企业的税费非常敏感,任何相关话题都会触动公众的神经。其实,随着经济进入新常态,如何减轻企业负担,激发市场活力一直是本届政府简政放权的主要抓手。

   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将降费作为会议重点,明确指出国务院部门要带头以更大决心进一步清理和降低涉企收费,尽快推出一批制度性、管长远、见实效的清费举措。

   降费同时要保证财政收入充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项安波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中国企业在依法缴税的同时还有“费”的负担。营改增之后,企业税负有所减轻,费的问题便凸显出来。

   “相较而言,乱收费对企业经营的扰动更大一些。税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企业能较好地预测和应对。乱收费具有一定的随意性,企业较难预料,对企业制定财务预算、发展战略和长期规划等影响大,不利于企业的稳定经营和长期行为。”项安波说。

   减轻企业负担,释放企业活力的呼声已持续多年,自本届政府执政以来,已经多次出台相关措施,特别是自2013年以来,有数据显示中央层面统一取消、停征、减免涉企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业性收费496项,地方取消收费600项以上。

   在政策方面,2015年以来又出台了一系列减少涉企经营服务性收费、企业社保费用支出以及融资方面收费的举措,2016年6月,国办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涉企收费管理减轻企业负担的通知》。

   可以看出,本届政府在下大气力规范和管理涉企收费,但从目前情况看,一些地方政府为使本地财政收入不减少,在税收有所下降的同时,又出现“税不足费来补”的现象,造成企业负担并没有明显减少。

   这其实是很多人对减税降费理解的一个误区。表面来看,在当前减税降费的政策下,好像短期内会影响财政收入增长。但是,减负的真正意义在于创造一个让企业充满活力,市场运转顺畅的良好环境,以拉动经济增长,最终达到增加税收的效果。

   正如李克强总理曾指出,为企业减免税负可能会暂时减少财政收入,但却可以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是“放水养鱼”,长久来看是在涵养税源。

   不过,项安波认为,虽然现在企业负担重、压力大,减税降费呼声很高,但与减税相比,降费相对来说突破起来容易一些。还有一些现实困难需要克服,如收费主体较多,收费较随意等,因此,需要加强协调、规范和管理。另外,进一步推进简政放权、激发企业内生动力也应该是下一步工作重点。

   降费应该发挥企业主动作用

   会议指出,要抓紧建立收费目录清单制度,切实减少涉企收费自由裁量权。让企业和群众切实得到实惠,为市场增添活力。

   项安波认为,建立收费目录清单制度是信息公开、政务透明的一个方面,也是政府行为的一种自我约束。另外,也有助于企业更好地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更好地制定预算预案等,并有利于企业知晓和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从2014年起国务院就提出减少和规范涉企收费,建立收费清单管理制度。去年7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全面实行收费目录清单制度的通知》,要求将清理规范涉企收费的成果以清单形式固定下来,以防止不规范问题沉疴再起。同时,推行收费目录清单制度,将政府定价权限定在清单范围以内,有利于提高收费政策透明度,接受社会监督。

   此后,建立收费目录清单制度逐渐在多个地方政府推广实施。但对于实施效果,记者了解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尽管很多地方公布了收费项目清单,但清单内的收费裁量权较随意,而清单外的收费项目也依然不少。

   对于类似情况,在项安波看来,降费最有效的办法是使减负体系能够有效运转起来,如推广一些地方应用较有成效的企业减负监督员制度,建立企业负担申诉投诉机制,畅通企业减负交流渠道,制定涉税涉费政策时更多听取企业的建议等。

   事实上,关于申诉投诉机制,在2014年国务院就成立了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设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并设立了全国减轻企业负担举报电话和邮箱,希望企业和社会各界反映各类侵害企业权益、加重企业负担的违规行为。

   对此,记者特意采访了几家企业,发现几位负责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渠道。其中一家规模较大的化工企业财务负责人对记者说,“我们已经习惯听从政府的要求,从来没想过申诉。”在记者追问原因时,她告诉记者,企业不相信政府能对申诉有何结果,认为申诉通道也不过是做个样子,对政府的不信任是不申诉的主要原因。

   这样的情况让记者有些惊讶,政府使出浑身解数帮助企业减负,企业却是一副漠然观望的状态。由此可见,降费也要充分发挥企业的作用,不应该出现政府“剃头挑子一头热”的现象。

   事实上,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还是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没有理顺,企业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很难主动配合政府的措施或是主动发声。看来,给企业减负还任重道远。

作者:记者 王丽娟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2月13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