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周宏春:雾霾不等于空气污染
2017-2-13

   我国环境污染治理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但不能因为治“雾霾”而“错杀”中国经济。澄清概念,降低“塔西陀陷阱”效应,用正确的思路和方法提高我国的环境质量,科学界定“霾”十分必要。

   应对“雾霾”,气象部门及时预报雾天的出现概率,环保部门在雾天出现后发出预警,采取各种措施加强污染物排放控制,包括关停污染型企业、车辆限行、学生停课等,从而起到事半功倍之效。

   近年来,我国的环境质量改善有目共睹。我们既不能因为春秋季节更替时发生大面积的“雾霾”而否认环保努力,也不能因为污染降低了能见度而“眉毛胡子一把抓”。我国环境污染治理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但不能因为治“雾霾”而“错杀”中国经济。澄清概念,降低“塔西陀陷阱”效应,用正确的思路和方法提高我国的环境质量,十分必要。

   准确界定雾霾的内涵以免带来认识混乱

   雾,是由水滴和冰晶的消光作用造成的能见度下降现象;其中的水滴由6—10微米的粒子或大粒子组成,人眼可以看到。雾,容易出现在乡村或湿地上空,在城里很难见到,即使是湿度较大的广州也少见。

   霾,在我国古已有之。《说文解字》注为:风而雨土为霾。《诗经》曰:“终风且霾。”霾是次微米粒子消光导致的低能见度现象,或由于悬浮着大量的烟、尘等微粒而形成的空气混浊形象;颗粒物大多小于1微米(PM1),其中的大部分是污染物,在PM2.5内。

   环境化学家将霾解释为一种“气溶胶”(碳氢化合物、VOC、盐类、尘埃、前体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等)悬浮在近地表面1000—3000m形成的大气混沌现象。

   雾、霾最初是气象部门使用的术语;雾的出现是一种自然现象,雾、霾同时出现的几率极低。在气象系统内,雾与霾是严格分开的。中央气象台的专家介绍“雾霾天气”时,会在雾霾之间加一横(写成雾—霾)。气象部门2005年出台了《霾的观测和预报等级》标准,规定了能见度、颗粒物浓度、消光和湿度等指标,将霾的内涵定量化了。总体上,雾和霾都是能见度降低的天气现象,但湿度、颗粒物大小和消光原理不一样。

   2011年我国出现大范围、影响广的“雾霾”天气后,尘污染、PM2.5和空气污染等环保术语几乎在媒体上消失,PM2.5、空气污染、霾、能见度差等概念在媒体上混为一谈,雾霾更被公众认为是污染的“代名词”。在PM2.5进入公众视野前,媒体用词以“灰霾”为主,之后“雾霾”的出现频率加大。有关研究人员在中国知网搜索发现,2015年含“雾霾”标题的报道和论文8072篇,远大于“灰霾”的1086篇。甚至连环保专家也用“雾霾”来代替空气污染了。

   因此,需要科学界定“霾”;过去霾的成分以水汽和尘土为主,现在霾的成分主要来自人为排放的污染物。霾的内涵变化应当取得社会共识,特别要明确雾不等于霾,霾不等于PM2.5,也不等于空气污染。事实上,不宜用“雾霾”来替代污染,因为雾霾“集美好和狰狞于一体”,毁掉了雾的原有“朦胧”。受人类活动影响形成的霾可称为“灰霾”,与英文haze对应。在我国行政、法规中尚无“雾霾”表述,英文没有对应翻译。英文中的专业术语smog来源于smoke和fog,翻译为“烟雾”,如伦敦烟雾、洛杉矶烟雾事件等。

   对雾霾和PM2.5的测度和成因需要深化研究

   由于雾霾天气多发,人们有机会观察到“雾霾”的发生过程,并录像下来。如2017年跨年度的“雾霾”,网上刷屏的录像反映了某位观察者在楼顶拍摄的由南向北的“雾霾入侵过程”,实际上是“云团”移动:“云团”在湿度较大的地区上空常见,飞机穿越“云团”时会颠簸。上部蓝天下部雾霾的照片,则展示了空气分层;空气分层是自然规律,坐过飞机的人都有体验:飞机之下是“云海”。

   2016年11月初,雾霾从我国东北蔓延到华北,使人联想到雾霾与供暖有关。而北欧国家供暖季节却蓝天白云常见,说明雾霾并非供热的必然结果;我国南方地区并不供热却在春秋节气更换时常常出现大雾天,说明雾霾天是自然现象。

   PM2.5是人为排放的污染物及其在一定大气条件下发生化学反应并积累的结果。由于气象条件和污染物排放强度等的变化,同一天不同时段或不同污染过程,源解析结果会有很大差别;即使同一时段同一区域,因为采样点、采样数量、化验评价方法不同,不同研究团队也会得出不同的结果。总体上看,煤炭燃烧排放、机动车排放、工业排放、扬尘和周边输送等是PM2.5的主要污染源:“秸秆焚烧”是一些区域性的雾霾污染源。近年来,PM2.5数据的瞬间巨大变化也被监测到(如2015年圣诞节,北京的PM2.5在傍晚时升高了几百),但污染物浓度的短期快速变化是难以想象的。那么,湿度对PM2.5数据贡献多大?PM2.5组成物质在不同湿度下对人体健康影响的差别是什么?是否PM2.5数据越高对人体越有害?凡此等等,需要在监测、实验的基础上找出答案。

   迄今,没有证据表明污染物浓度达到某一临界状态必然形成雾。本人调研中发现,一些地方上空被污染物“笼罩”,但并没有出现大面积的雾霾天;前些年傍晚在香山顶上能看到北京上空“覆盖着一层像锅盖的云雾”,但也没有形成像现在这样的雾霾天。国内外的科学研究尚未准确解释雾霾与污染物间的内在联系。研究发现,在厄尔尼诺影响下,2016年成为史上最热一年;冷热带北移,“雾霾”甚至将我国局部性的“岛状”污染联成一片。

   如不弄清雾霾与污染物的关系,以关停企业为主要手段防治雾霾会“错杀”企业,进而影响经济发展,这不是作者所期望的。严格地说,雾对人和生物没有什么害处,不仅不要治理,还能“滋润禾苗”;以目前的技术经济条件,人还无法控制雾天的出现。雾天控制污染物排放,只是应急措施,因为气压低、扩散条件差,污染物积累到一定浓度会对人体健康造成不良影响,医院里呼吸道病人增多就是最好的说明。空气污染治理,本质上是从源头控制污染物的产生和排放。从这个意义上说,只有准确界定“雾霾”的内涵,对症下药、精准施策,才能收到以较小的投入治理好空气污染的预期效果。

   雾霾预报应起到事半功倍之效

   气象和环保部门均有霾、空气重污染预警;一些地区在两部门会商后发布预警。在气象局暂停霾预报的地区,公众仍可从手机软件上查看实时空气质量。如在秋冬季节,北京市民会收到“市气象台”发布的“霾预警”或“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发布的“空气重污染预警”。问题在于,不同部门发布的等级不同,霾预警是黄橙红三级,空气重污染预警是蓝黄橙红四级。当两种预警不同时,市民感到无所适从。

   不同部门关注的重点不同。气象部门对霾的预报重点是低能见度,其中的有害物质主要是超细颗粒物PM1;环保部门预报空气污染指数AQI,包括二氧化硫、二氧化氮、臭氧、一氧化碳、PM2.5、PM10等污染物,其中二氧化硫与臭氧分别是伦敦烟雾事件和洛杉矶光化学烟雾的罪魁祸首,担心污染物影响人体健康。

   环保部门基于污染源分布、排放强度及空气容量等参数预报AQI,十分必要;通过空气质量指数评价与排名,不仅可以让公众了解自己所在城市的空气质量,还可以“倒逼”地方党委政府关停污染型企业。部分地区PM2.5浓度在下降,臭氧、VOCs等污染物浓度却在上升,这就要求开展空气污染评价,发布空气污染信息,目的是采取针对性的防治措施。

   假如依据“雾天”的出现概率来预报“雾霾”甚至预警,则属于多余之举或完全没有必要。而应各司其责,气象部门预报雾天的出现概率,环保部门在雾天出现后(迄今,天气还不能准确预报)发出预警,采取各种措施加强污染物排放控制,包括关停污染型企业、车辆限行、学生停课等,从而起到事半功倍之效。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巡视员、研究员 周宏春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2月10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