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国研视点 > 专家视点 > 正文
吴平:创新沙漠治理 培育金色产业
2017-1-6

   我国是世界上荒漠化面积最大的国家,同时也是全球治沙取得重大成果的实践典范。根据《中国荒漠化和沙化状况公报》,截至2014年,全国荒漠化土地面积261.1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20%;沙化土地面积172.12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17.93%。治理沙漠对于改善生态环境、实施精准扶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从“沙进人退”到“人沙和谐”

   荒漠化和沙化土地呈面积减少、程度减轻趋势。经过长期不懈努力,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退耕还林、退牧还草等重点生态工程持续取得进展。目前我国荒漠化和沙化状况呈现整体遏制、持续缩减、功能增强、成效显著的良好态势。根据2015年发布的第五次全国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结果显示,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自2004年以来连续10余年保持“双缩减”,其中荒漠化土地面积已从上世纪末年均扩展1.04万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1980平方公里。

   发展沙产业使沙害变沙利,黄沙变黄金,沙漠成良田。1984年钱学森提出,具有充沛阳光资源的沙漠、戈壁可以发展成为农业型产业空间。应该大力发展“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的沙产业。30多年来,在沙产业理论的指导下,在我国西部沙区已初步形成了以灌草饲料、中药材、经济林果、沙漠旅游等为重点的沙区特色产业,开发出了饲料、药品、保健品等一大批沙产品,并带动了种植、加工、物流等相关产业的发展,沙产业链不断延长,产值不断增加,成长起了一批从沙漠中淘金的龙头企业,昔日的不毛之地如今生机盎然。沙产业的发展使沙害变沙利,黄沙变黄金,沙漠成良田,增加了土地存量,为粮食安全奠定了基础。

   沙漠治理仍然任重而道远

   沙漠治理认识不高、资金不足、知识不够。总体上看,我国各地沙漠治理工作仍不平衡,一些地方存有畏难情绪和消极思想,资金投入力度不够、管理不善,“生态欠账”问题突出,甚至有些地方存在故意污染沙漠的情形。目前,国内外治理沙漠主要通过围栏封育、退耕还林还草、植树造林等生物措施增加植被覆盖度或通过工程和化学措施固定沙质地表,减少风沙活动。这些方式在短期内产生了一定的生态效益,但忽视了生态系统整体功能恢复和协调发展。同时,荒漠化治理的物理、化学措施由于忽视了沙区的社会经济效益,其可持续性也受到质疑。

   沙产业生产规模小,组织化程度低,整体效益不显著。许多荒漠化、沙化地区生态虽然有所好转,但农牧民却并未脱贫致富,存在“生态强、经济弱”的现象。防沙治沙项目投融资模式简单、资金压力大,只依靠国家拨款投资,引入市场机制和民间资本力度不够。沙产业是知识密集的高科技农业型产业,项目周期长、投资风险大、企业规模小、科技创新力度不足、资源综合利用水平不高、产业精深加工能力弱等因素制约了沙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共创防沙、治沙、用沙新篇章

   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强化法治保障,推广中国经验。防沙治沙不是只有一种方式,而应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因地制宜,针对不同情况提出技术、产品、治理一体化的解决方案。逐步完善沙漠土地“三权分置”制度设计,延长沙漠土地承包权、经营权流转年限,为沙漠治理提供法治保障。清晰沙漠土地产权,依法维护经营主体从事沙漠治理所需的各项权利,使沙漠土地资源得到更有效合理的利用。加强国际合作,推进“一带一路”地区防沙治沙,共筑丝绸之路经济带生态屏障;推广沙漠治理“中国经验”,共促世界各国生态治理。

   创新发展沙漠经济,打造金色产业。要改变单纯以固沙为主要目标的传统防沙治沙理念,坚持“防沙治沙与用沙”相结合。充分开发沙漠潜能,发挥沙区光热资源充足、土地资源广阔的优势,采取“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的技术路线,积极发展绿色富民产业,培育沙产业龙头企业,提升沙产业的质量和效益。发展沙漠经济,将沙漠治理与沙区植物、新能源和旅游等资源产业化结合起来,依靠产业创新、技术创新、金融创新等手段,构建以“科技支撑—生态修复—产业发展—社会进步”为主线的沙漠治理新型模式。

   “沙漠就是资源,生态就是生意”,沙区扶贫是全国扶贫攻坚难啃的硬骨头。治理沙漠必须与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精准扶贫有效结合起来,让沙区群众从治沙中受益,看到治沙的经济、生态前景。充分考虑沙区的自然条件、社会环境,因地制宜利用沙区资源禀赋,探索出一条把“治沙”和“治穷”相结合的生态扶贫道路。

   统筹节水、集水、护水、调水手段,合理、高效利用水资源。让“沙漠变绿洲”,水资源是决定性因素,要推广节水灌溉技术,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选育和引进节水高效的牧草、农作物、林果品种,实现“高投入—高产出—高收益”的良性循环。慎重开采地下水,保证合理水位,避免过度开采地下水使浅层水位下降,造成土地沙化。充分开发利用“边缘水资源”,包括天然降水的收集,沙漠居民的废水回收利用和沙漠地下咸水的挖掘及淡水转化。保护管理水资源,防止水质变化。对沙漠及周边的河流、湖泊和水库进行保护。积极调入水资源,研究论证南水北调西线工程。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法律与治理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吴平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7年01月06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