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正文
平台与分享经济商业模式将引爆屋顶光伏革命
2018-03-30 16:58

   我国屋顶光伏发展潜力巨大但困难重重,既有商业模式难以引爆屋顶光伏革命,亟须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创新;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的我国屋顶光伏革命影响深远,需要相应政策支持。

   我国光伏发展后来居上,但超越之道正好与日本和德国相反,在我国光伏超越过程中分布式光伏装机量仅占光伏累计装机总量的15%左右。这种格局导致高弃光率成为我国西部光伏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实际上,我国具有屋顶分布式光伏发展的天然优势,应借鉴德日经验,引发屋顶光伏革命,促进光伏健康、快速与可持续发展。令人高兴的是,这种认识不仅成为光伏业内共识,而且业界已积极行动起来并取得突破性进展,特别是居民屋顶光伏装机数量呈爆炸式增长。

   我国屋顶光伏革命可引入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

   (一)我国屋顶光伏革命的商业模式创新重点在于快速规模化屋顶光伏装机

   我国农村屋顶光伏市场潜力巨大,但村民住宅分布零散,现行的光伏系统零售与安装模式导致装机成本高居不下,市场成长缓慢,光伏服务商生存不易,形成恶性循环,以至于业界感叹“满地碎银不好捡”。因此,屋顶光伏革命的商业模式创新重点在于快速规模化屋顶光伏装机,有效降低装机成本,促进市场快速增长,实现屋顶光伏用户与光伏服务商良性互动的共赢格局。

   (二)我国屋顶光伏革命需要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

   零散用户的规模化增长是不易解决的难题,不过,随着智能时代的到来,基于平台的商业模式创新已有效破解了这一难题,淘宝平台的月度活跃用户数量已超过5亿人;而其中的分享经济模式更是快速成功对接零散与闲置资源的利器,美国的爱彼迎已连接全球民宿400多万户。农村屋顶光伏装机市场具有零散与闲置特性,其规模化快速成长急需引入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这已为业界所认识,若干先行者已在光伏装机平台搭建和屋顶分享方面作出尝试,只是平台与分享经济模式有着系统的理论与方法,屋顶光伏业界的探索尚未触及平台与分享经济本质,因而收效甚微。

   (三)我国屋顶光伏革命突破口在于有效构建光伏平台及其生态系统

   平台与分享经济是新世纪快速成型与发展的商业模式创新,而分享经济是平台经济的特例。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商业模式起于平台搭建,成于平台生态系统的多样性与丰富性,重在资源集结力塑造,强在闲置资源分享,旨在引发收益递增的网络效应。

   这种商业模式首先要搭建由基石、基本架构和接口三要素构成的智能屋顶光伏平台。

   任何平台都必须有着明确的核心交互,智能屋顶光伏平台的核心交互是光伏服务商与屋顶光伏用户的交互,以及分享型屋顶光伏用户的屋顶拥有者与资金拥有者的交互。通过平台,光伏服务商易于创立与成长,有可能将目前每瓦8元左右的装机成本降至每瓦5-6元这个“心理门槛”,实现屋顶光伏市场规模与光伏服务商数量及规模的良性互动发展;屋顶拥有者也容易与资金拥有者低成本分享较高的收益,促进彼此的良性增长。

   平台是以生态系统的形式运行与发展的,屋顶光伏平台应尽快塑造出多个利益相关方构成的开放的生态系统。

   塑造智能屋顶光伏平台的生态系统既依赖平台的吸引力更需要强劲的资源集结力,而后者是平台的核心能力所在,直接影响屋顶光伏平台的兴衰,须精心铸就。

   基于平台的屋顶光伏模式重在自下而上组织用户安装光伏,既有模式多是自上而下销售光伏厂商的产品,两者区别很大。

   (四)我国屋顶光伏革命需要分享经济催化

   智能屋顶光伏平台为屋顶光伏市场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可能性,但还不足以引发屋顶光伏革命,还需要分享经济模式来催化。分享经济强调基于平台与信任的闲置资源分享,从而增进彼此及社会利益。我国屋顶光伏革命至少需要三类分享经济模式:一是屋顶方与资金方的闲置资源分享,有效化解农村居民有屋顶但缺资金而城镇居民有资金但缺屋顶的矛盾,也可促进公共屋顶与居民存款的有效对接;二是光伏服务商利用分享经济搭桥,实施零散屋顶光伏装机的规模化与精益化发展模式,有效降低屋顶光伏装机的软成本和居民安装屋顶光伏系统的风险,以高可靠性和诚信度的良好口碑吸引居民踊跃安装屋顶光伏系统;三是引导屋顶资源丰富地区的战略客户积极参与屋顶光伏装机服务活动,把战略客户转变成合作伙伴,打造网络化与本地化的低成本屋顶光伏装机新模式。通过分享经济模式,精准对接相关资源,营造“价值共创,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氛围,构建“满地碎银共同捡”的新格局,从而加快我国屋顶光伏革命步伐。

   政策建议

   (一)制定“千万屋顶光伏计划”并出台相应激励政策

   屋顶光伏发展的助推器是政府制定的“屋顶光伏计划”,德日等国提供了成功的经验。浙江省屋顶光伏发展遥遥领先其他省区市,也得益于该省推行的“百万家庭屋顶光伏工程”。为了推进我国屋顶光伏革命,政府部门可研究并制定国家“千万屋顶光伏计划”,并参照浙江省的经验制定相应的激励政策。

   (二)推行基于闲置屋顶与资金分享的光伏发展模式

   把闲置屋顶与资金对接起来,不仅能够大力促进屋顶光伏发展,也很有中国特色,更是典型的分享经济。政府部门在推进屋顶光伏发展时,可探索“基于闲置屋顶与资金分享的光伏发展模式”,在成功经验基础上广泛推广。

   (三)协调分布式与集中式光伏的有序发展

   我国光伏发展的目标是以分布式光伏为主,但现实却相反。集中式光伏发展扩大了光伏装机规模,降低了光伏单位成本,但也抑制了分布式光伏发展的积极性。因此,为了促进分布式光伏发展,应出台更有利于屋顶光伏发展的政策,同时还要相应限制集中式光伏发展,实现两者的有序发展。

   (四)促进光伏产业与市场的良性互动发展

   光伏市场深受政策影响,光伏政策与市场及产业既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在推进屋顶光伏革命过程中,要着力避免光伏政策与市场及产业间的不良互动,应通过合理的政策设计与引导,促进光伏产业与市场的良性互动发展。

   (五)发展光伏银行等绿色光伏金融

   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的屋顶光伏革命模式重在对接闲置屋顶与居民储蓄,有去银行与金融中介之意,但不排除政策性银行的积极参与。由于屋顶光伏专业性与政策性强,更需要专业从事这类业务的银行等金融机构参与,尤其需要光伏银行的参与。实际上,1978年美国专家就提出有必要筹建太阳能银行,当时全球年光伏装机量仅20MW.我国2017年新增光伏装机量超过50GW,应积极发展光伏银行等绿色光伏金融,助推屋顶光伏革命。

   (六)理顺居民屋顶光伏绿色补贴与居民用电补贴的关系

   德日澳等国大力发展居民屋顶光伏,而我国屋顶光伏发展却集中在工商等公共屋顶,个中差异主要源于两者的电价体系不同,前者居民电价高于工商电价,我国则相反。我国电价长期实施政策性交叉补贴,导致居民用电价格偏低,影响居民安装屋顶光伏的积极性。另外,我国煤电的环境成本尚未计入,导致煤电上网价格较低。这两者严重制约居民屋顶光伏发展,但短期内又都难以纠正。在这种情况下,既要加大居民屋顶光伏支持力度,也要提高居民屋顶光伏发电的售电价格,逐步理顺居民屋顶光伏补贴与居民用电补贴的关系,促进居民屋顶光伏大发展。

   (七)引导社保基金等对接屋顶光伏

   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的屋顶光伏对接闲置的屋顶与追求风险低但收益稳定且可观的资金,后者除居民储蓄外还有社会保险基金等,可引导社保基金对接本地的公共屋顶,既可促进本地屋顶光伏发展,又为各地社会基金提供可靠的投资渠道。

   (八)鼓励大型国有煤炭企业发展光伏服务业

   屋顶光伏革命是紧随页岩革命后正在发生的绿色能源革命的重要组成,它在冲击煤炭等传统能源产业的同时也创造了众多新岗位,为后者的人员分流转岗提供了新机遇。我国煤炭开采与洗选业从业人员数仍然高达360万,随着能源革命的发展及煤炭行业现代化水平的提升,至少还有200万煤炭从业人员需要分流转岗,而年新增百万以上岗位的光伏服务业正适合煤炭行业员工转岗再就业,可鼓励大型国有煤炭企业大力发展光伏服务业。实际上,大型国有煤炭企业既有大量闲置屋顶又有数万职工且在当地有着很强的影响力,具备实施“基于平台与分享经济的屋顶光伏革命模式”的天然优势,通过分享经济可低成本发展壮大光伏服务业,既可解决职工转岗与分流,又培育出新业务,还能变被动为主动,由能源革命对象转变成能源革命者。

作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钱平凡 英国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 钱鹏展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8年03月28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