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经济研究部 > 成果出版 > 正文
以教育均衡发展推动就近城镇化
2015-4-22

    当前,我国大中型城市人口集中度过高,资源、环境和人口承载力接近极限,已影响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中央明确提出要引导1亿人口在中西部地区实现就近城镇化。在中西部地区实现就近城镇化,符合城市人口和经济的空间发展规律,有利于降低城镇化成本,提高城镇化质量。然而,实现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目标,面临着解决就业、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公共服务水平与质量等多方面的难题。大力改善中西部地区、东部地区农村的教育资源供给,加快基础教育均衡发展,发挥教育在推进城镇化进程中的引导作用,引导劳动力在当地就业和居住以及产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有助于引导人口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

    推进城镇化需要重视教育资源的配置

    教育是影响人口流动的重要因素。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个“孟母三迁”的故事,表明为子女的教育而迁移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父母都希望子女能够接受优质的教育,愿意通过迁移的方式改善子女的成长环境,获取更优质的教育资源。近年来,“教育移民”现象盛行,表明了教育已日益成为影响人口流动的重要因素。

    在推进城镇化过程中,需要重视教育资源的配置,充分发挥教育资源对人口流动、产业转移的引导作用。一般地,少儿人口(0—14岁人口)反映了一个地区需要接受教育的潜在人口规模。国家统计局人口抽样调查数据显示,我国乡村地区的少儿抚养比(少儿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要高于城镇和城市地区,2013年全国乡村、城镇和城市人口少儿抚养比分别为26.87%、22.37%、16.06%。因此,人口由乡村向城镇和城市的迁移过程中,教育资源的再配置问题不容忽视。中西部地区农村少儿抚养比高于东部地区,实现中央提出的引导中西部地区1亿人口就近城镇化目标尤其需要重视教育资源引导人口流动和产业转移,在中西部地区的城镇提供更优质的教育。以人口大省四川省为例,2013年乡村地区少儿抚养比为30.21%,城镇和城市地区分别为17.54%和15.29%。这意味着,四川省推进就近城镇化需要解决更多的农村向城镇转移人口的入学问题。如果本地不能提供较好的基础教育,很多居民家庭将选择迁移到教育质量较好的地区,以便得到更优质的公共教育资源。另外,产业转移也提升了对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需求,缺乏职业教育设施的配套,相关产业承接项目也无法有效展开。

    城乡与区域间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不利于中西部地区人口就近城镇化

    人口的迁移流动,会伴随相关的投资、生产和消费等经济活动的流动。大量人口流向大中型城市,必然会吸引相关经济资源向大城市集中。一旦资源向大城市集中,就会自我强化。大城市集聚资源能力越来越强,大城市周边的中小城市和卫星城市发展获得的资源会减少。类似地,地级市对周边的县城也有一定的吸引力,县城的要素资源向地级市流动。由于大城市、地级市吸引资源能力比较强、公共服务相对比较好,资源集中的区域会变得越来越集中,形成资源的极化分布,而乡镇会形成持续的人口和经济要素净流出。经济发展较好的地方,公共服务所需要的财力相对充裕,能提高较好的公共服务,吸引更多的人才、资本,又能促进经济进一步发展。这样一来,公共服务质量提升与经济发展之间形成良性循环。

     我国公共教育资源的配置体制,进一步加剧了人口和经济资源的极化分布。我国长期形成的城市办大学、省会城市办重点大学,县一级办中学,乡镇一级办中小学,使得优质资源集中在大中城市和经济发达区域,公共教育资源分布上的极化趋势也非常明显。由教育资源配置引起的人才资源流动,进一步抽空了欠发达地区发展所需要的智力资本,不利于人口在中西部地区就地城镇化。

     优化教育资源配置,引导人口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

     引导1亿人口在中西部地区实现就近城镇化,需要改变城乡、区域间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的现状,充分发挥教育资源在推进城镇化进程中的引导作用。

      一是要大力提高欠发达地区的基础教育质量。基础教育属于义务教育范畴,公平配置教育资源是基础教育政策的重点。受长期投入不足的影响,不仅仅东西部地区之间的基础教育质量差异巨大,即使是同一个地区内部的城乡之间,也存在较大的差异。这种差异,已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就近推进城镇化。因此,政策上要支持提高欠发达地区的基础教育质量,使得地区和城乡之间的基础教育质量差异缩小在合理的范围内。改善乡镇中小学校的基础设施,提高乡镇中小学教师待遇,吸引、留住教师,提高乡镇中小教育质量。

     二是要在中西部地区大力发展更优质的现代职业教育。随着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发展的成本升高,部分产业转移到中西部地区。顺应部分产业转移到中西部地区的趋势,需要在中西部地区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满足产业发展需要。

作者:赵福军 陈建伟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