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经济研究部 > 成果出版 > 正文
把握机遇 再造开放新红利
2015-1-20 10:10

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完成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2015年外贸发展迎来重要的机遇。总的来看,2015年我国出口形势略好于2014年。当前,我国外贸发展处于重要的窗口机遇期。越来是出口预期回升,越要加快出口转型升级。虽然2015年世界经济仍存在不稳定性、不确定性,但应将稳出口与促转型升级相结合,牢牢把握好实施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机遇,充分发挥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优势,充分释放新一轮改革开放红利,运用法治化方式和手段,提升出口竞争力。

 

一、牢牢抓住外贸发展的窗口机遇期,主动适应外贸发展新常态,加快出口转型升级

(一)2015年我国出口形势略好于2014年,为出口转型升级提供了重要机遇

 2014年我国出口形势呈现逐步改善态势。根据海关统计,20141-3月、1-4月、1-5月、1-6月、1-7月、1-8月、1-9月、1-10月、1-11月我国出口累计同比增长率分别为-3.4%-2.3%-0.4%0.9%3%3.8%5.1%5.8%5.7%, 增强了企业出口预期。

2015年世界经济形势也与企业对出口预期基本一致。2015年世界经济仍处于复苏之中,增速略高于今年,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发布的《2015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显示,预计2015年世界经济将分别增长3.1%,略高于2014年。预计美国经济在2015年将增长2.8%,高于2014年;欧元2015年的增长幅度较小。东亚地区仍然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地区,预计2015年至2016年的增长将维持在6%的水平,东亚将保持强劲的居民消费势头,出口也将有所改善。总得来看,2015年世界经济仍处于复苏之中,有助于我国出口增长改善。

   (二)牢牢把握外贸发展的窗口机遇期,实施外贸“窗口指导”政策 ,助推出口转型升级

2014年我国外贸出口呈现逐步回升态势和2015年外贸出口预期改善,为外贸出口转型升级提供了空间。短期内,发达国家正在实施的新一轮技术和产业变革难以取得实质性进展,只是部分产业回流到欧美发达国家本土,我国仍具有很多发展中国家所不具备的综合比较优势,具有比发达国家的综合要素成本相对较低的比较优势。与此同时,我国竞争新优势不断形成。近年来,我国创新能力不断增强,正在培养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竞争的新优势。综合以上判断,可以说,我国外贸发展处于重要的“窗口机遇期”。

为充分利用好外贸发展处于重要的“窗口机遇期”,应尽快推出外贸窗口指导政策,助推出口转型升级。外贸窗口指导政策是指以指导作为主要方式,鼓励企业以某几个领域为主要窗口,主动与世界主要的经济大国,深化经贸合作,促进世界经贸和谐,为中国外贸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转型升级营造良好环境。在实施外贸窗口指导政策时,首先要大力宣讲外贸窗口指导政策。将外贸窗口指导的内涵、实施方式与领域、实施的意义等,进行系统性解读,增进企业、社会的理解和接受、认可,发挥外贸窗口指导政策的效果。然后再实施定向指导。选择与欧美市场经贸合作密切的一些大企业,作为定向指导对象。鼓励大企业扩大从欧美市场进口先进技术设备和关键零部件等,进一步深化经贸合作,并转化成先动优势,获取主动权。将先动优势转化为主动优势,引导国际分工,使得贸易伙伴国形成专业化分工,主动放弃某些产业,从而为我国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留出空间,并有助于形成和谐的经贸关系,减少贸易摩擦。

(三)主动适应外贸发展新常态,外贸政策应积极主动适应并加快战略调整

今后,外贸可能长期维持中低速增长,外贸政策要主动适应外贸发展这一新常态,不再为追求外贸高速增长目标而实施的相关政策。主动适应外贸中低速增长,不再追求外贸高速增长,为外贸发展方式转变提供了空间和潜力。与此同时,加快外贸政策转型,推动外贸政策战略调整,外贸政策逐步从出口增长导向转型到培育国际经济竞争新优势、提升中国在全球价值链的地位上来。加快实施中性的贸易政策,为外贸发展方式转变、培育国际经济新优势,营造良好的政策环境。

二、充分发挥实施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机遇,为外贸发展注入新活力

(一)实施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蕴含大量贸易投资机会,为出口增添了新机遇

 实施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五通”为主要内容,全方位推进与沿线国家经贸合作。一带一路的合作涉及60多个国家、44亿人口,合作领域涉及基础设施、经贸、科技人文、海洋等多领域,必然会带来很多贸易投资机会。

加快一带一路沿线的基础设施建设,有助于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4年最新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报告》,在列出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基础设施竞争力指数只有少数几个国家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与欧洲、亚洲人口密集地区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大量基础设施建设,可以产生立马见影的效果,有助于减少出口成本,促进出口。另外,基础设施投资本身也可以带动贸易发展。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经济结构互补,贸易发展潜力大。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资源禀赋、产业结构与我国存在互补性,一带一路建设有助于深化经贸合作,有助于我国贸易发展。越南、缅甸等国家,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可以承接我国部分产业转移,深化产业内分工合作,既有助于这些承接产业转移的国家经济发展,又可能有助于产业内贸易,带动贸易发展。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科技人文交流,有助于促进服务贸易发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缘相近,人文相近,扩大科技人文交流基础较好。继续扩大与沿线国家教育合作、文化交流和科技交流合作、旅游投资合作,促进服务贸易发展,为外贸提质增效升级。

(二)加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硬件设施与软件设施建设的合作,促进经贸大发展

  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存在较多壁垒和障碍。如新欧亚大铁路途经多个国家,轨距不同,换轨操作费时耗力,各国口岸合作机制尚未形成,通行便利化程度不够,物流成本偏高,一些国家的港口设施落后,增加了相互商品和服务流通的困难程度。此外,地区各国之间的战略互信有待于进一步加强。充分发挥实施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机遇,需要破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贸合作中的障碍。

一是加快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加快推进铁路、公路、管道、港口、通信等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充分利用现代交通和信息化技术对落后基础设施进行改造,降低外贸发展成本。

二是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制度建设合作或制度共享。在质量认证认可和技术标准等方面的交流、合作和互认。加强国际税收协定签署,避免重复征税,形成有助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的税收环境。以制度建设,增加互信,增强制度的承诺效应,为沿线国家开展经贸合作形成稳定的预期。

三、充分发挥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优势,为外贸发展注入新动力

(一)以放宽投资准入、建设高水平高标准的自贸区网络为重要内容的新一轮高水平开放,将会带来贸易、投资大发展

我国开放的实践经验表明,大开放会带来大发展。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实施改革开放,外贸快速发展。进出口规模从1978206.4亿美元,增加至2001年的5096.5亿美元;出口规模从1978年的97.5亿美元,增加至2001年的2661亿美元。1978年至入世前的20多年时间,进出口规模增加近5千亿美元,出口增加近2500亿美元。我国加入WTO,为外贸发展增添了机遇。外贸规模迅速扩大,进出口规模从20026207.7亿美元,增加至201341603.3亿美元,增加近7倍。出口规模从20023256亿美元,增加至201322100.42亿美元,增加近7倍。入世以来的近十多年时间进出口规模增加近3.5万亿美元,出口增加近2万亿美元。对比改革开放初期至入世前、入世至今的外贸发展水平,不难看出:入世提升了我国对外开放水平,带来外贸规模快速提高。可以说,大开放会带来大发展。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决策部署,为我国外贸发展增添了新动力。放宽投资准入,以开放促改革促创新,将提升我国产业竞争力,增强我国出口竞争力。改革对外投资管理体制,有助于我国企业走出去,发挥投资对出口的带动作用。当前,我国正在积极推进中美投资协定谈判,积极落实中韩、中澳自贸区谈判成果,打造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打造高水平的自贸区网络。商签自贸区,会降低双边的关税税率,对我国有优势的产业是机遇,会增加出口。扩大内陆沿边开放,加强周边基础设施建设,有助于边贸发展。增加与周边国家经贸合作,促进其发展,也能增强贸易规模。

(二)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需系统推进,充分发挥新体制协同效果,培育出口竞争新优势

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系统推进,形成政策、体制合力。增强贸易促进体制与利用外资、对外投资管理体制之间的协同性完善有助于企业走出去的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对外投资带动出口的效果。与此同时,增强涉外经济管理体制与金融、财税、服务业管理体制之间的协同性。服务业涉及的行业多,且都有相应的行业主管部门和管理制度、体制和法律,在一些领域对内外资企业实行不同的法律法规。扩大服务业开放,涉及到进一步放宽服务业的外商投资市场准入,需要服务业相关行业的管理体制、条例、法律法规等做相应的改革和调整,充分发挥协同效应,增强服务业竞争力。扩大沿边开放,需要加快与周边国家经贸合作相关的外汇管理、金融服务、货物进出口、人员出入境、检验检疫等政策完善与改革,形成方便资金、人员、货物流动的环境。

四、充分释放改革红利,打造为外贸发展提质增效的法治化的营商环境

(一)实施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策部署,为贸易发展树立了稳定、法治化、透明的预期,有力推动外贸可持续发展

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作出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定,不仅释放了稳定、法治化、透明的预期,还出台了提升贸易便利化、促进贸易转型升级等政策措施,促进外贸发展。2013年建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在自由贸易试验区内改革工商登记注册制度,实施注册资本认缴制,实施了“先进区、后报关”、“即时进出、集中申报”和区内自行运输措施等贸易便利化措施。目前,海关已在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已在上海自贸区落地的创新制度,包括先进区后报关等,大幅度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其他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已向和逐步向全国推广。这些贸易便利化举措,有力地推动外贸可持续发展。

(二)进一步加大通关便利化、边检、海关、质检、退税、金融等领域改革力度,为促外贸发展营造良好的环境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中共中央已作出关于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决策部署,关键在于落实。今后,应在边检、海关、质检、退税、金融等领域落实深化改革,运用法治化手段,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进一步细化边检、海关、质检、退税、金融等领域落实深化改革措施,务实推进,加快政策措施落地。积极实施海关、边检、税务等综合执法,降低外贸成本。

 

主要参考文献:

1、李伟,《坚持互利共赢,携手共建繁荣、包容、可持续的现代丝绸之路》,《中国经济时报》20141217日。

2、赵晋平,《“一带一路”建设:贸易投资合作是关键》,《中国经济时报》2014123日。

3、赵福军,《适应外贸发展新常态》,《经济日报》2014107.

4、赵福军,《把握好当前“窗口机遇期” 加快外贸出口转型升级》,《中国经济时报》2014721日。

5、赵福军,《把握好外贸发展窗口机遇期》,《中国经济时报》20141026日。

6、赵福军,《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需系统推进》,《中国经济时报》2014124日。

   (此文已发表在《国际商务财会》2015年第1期)

作者:赵福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