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对外经济研究部 > 成果出版 > 正文
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需系统推进
2014-12-4 15:59

    系统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可以从“三增强、三构建”入手。增强贸易促进体制与利用外资、对外投资管理体制之间的协同性;增强涉外经济管理体制与金融、财税、服务业管理体制之间的协同性;增强参与、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与国内改革、发展之间的协调性;构建与加快自贸区建设相适应的谈判体制和评估体制;构建开放型经济的安全管理体制;构建促进世界和谐的体制。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为鼓励吸收利用外资、出口,出台了相关政策及其与之相适应的外汇管理、财税、环境、土地等配套政策。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决策部署,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其重点内容包括放宽投资准入、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开放等,不仅涉及到外资政策的改革,还涉及到相关行业管理政策的改革和完善,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系统推进。

  增强贸易促进体制与利用外资、对外投资管理体制之间的协同性

  总的来看,在我国涉外经济体制中,外贸体制改革更深入一些,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体制改革相对滞后。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策部署,放宽投资准入,加快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体制改革,改变利用外资和对外投资体制改革相对滞后的局面。与此同时,也需要提升贸易促进体制与利用外资、对外投资管理体制之间的协同性。比如:调查发现,我国在周边部分国家进行农业投资,发展替代性种植作物,因农产品贸易有配额,使得替代性种植部分产品出口到我国受到一定程度影响,从而影响农业领域的对外投资。因此,需要统筹贸易与对外投资协调发展,完善有助于企业走出去的体制机制。

  增强涉外经济管理体制与金融、财税、服务业管理体制之间的协同性

  服务业涉及的行业多,且都有相应的行业主管部门和管理制度、体制和法律,在一些领域对内外资企业实行不同的法律法规。扩大服务业开放,涉及到进一步放宽服务业的外商投资市场准入,需要服务业相关行业的管理体制、条例、法律法规等做相应的改革和调整,充分发挥协同效应。

  目前,我国整体上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正在积极提升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培育参与和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需要进一步理顺贸易促进体制、对外投资与利用外资管理体制与财税、金融、服务业管理体制之间的关系,营造良好的环境。比如:为提升产业国际竞争力,需要解决个别行业中进口原材料、进口成品中的“关税倒挂问题”,等等。扩大沿边开放,需要加快与周边国家经贸合作相关的外汇管理、金融服务、货物进出口、人员出入境、检验检疫等政策完善与改革,形成方便资金、人员、货物流动的环境。

  增强参与、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与国内改革、发展之间的协调性

  当前,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我国在参与经济全球化过程,积极利用全球资源、市场、技术,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培育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在参与经济全球化过程,不仅需要跟踪国际产业发展前沿,积极融入国际产业分工体系,更要注重发展的自主性,为国家发展服务。在跟踪国际产业发展最新动态和前沿时,不仅要避免完全落入发达国家所主导的分工体系之中,也要避免国内企业对国际市场发展响应过度而导致国内大量资源被过度投入,避免再出现“个别新兴产业产能过剩、高端产业低端化”现象发生。

  构建与加快自贸区建设相适应的谈判体制和评估体制

  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部署,加快自贸区建设,形成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当前,全球范围内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标准不断提高,商签自贸区呈高水平、高标准态势。我国与世界经济体商签自贸区的谈判过程中,谈判必然会涵盖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投资领域开放等诸多领域,会涉及很多行业和很多部门,需要构筑统筹国家全局利益的自贸区协定谈判的科学体制。

  构建科学的自贸区谈判体制,从国家发展大局出发,不仅要充分考虑到商签自贸区带来的收益、不利影响,还要兼顾当前与未来的各种影响,还要协调平衡各部门、各行业利益。为客观、公正分析与某经济体商签自贸区带来的影响,需要建立科学的第三方评估机制,并且要形成常态化机制。

  构建开放型经济的安全管理体制

  一是适应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开放要求,建立和完善相应的安全管理体制。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策部署,推进金融、教育、文化、医疗等服务业领域有序开放,放开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服务业外资准入限制。进一步扩大服务业开放,实行外资准入前国民待遇,需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构建开放型经济的安全管理体制,把握好底线,确保经济、社会、文化等安全。目前,中国已是重要的投资大国,在全世界范围内180多个国家(地区)进行对外投资。

  二是建立和完善保障对外投资安全的管理体制。今后,随着企业对外投资不断增多,需要进一步增强企业对外投资安全、中国公民在国外的人身、合法财产安全,为扩大企业及个人对外投资营造良好的环境。

  三是尽可能避免中国发展对世界经济带来的负外部性。中国市场规模大,能为世界发展提供较多的机遇,但需要充分考虑中国规模因素对世界市场的影响,尽可能避免中国发展对世界经济带来的负外部性,尤其需要充分考虑中国规模因素影响世界市场进而又影响自己等等,提前做好防范和战略选择。

  未来,中国应积极承担与实力相匹配的国际责任,主动提供更多的国际公共品;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维护我国以及发展中国家利益。另一方面,鼓励“走出去”的企业更加主动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为投资目的地经济社会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赵福军 
【关闭窗口】